格格党 > 其他小说 > 伪装深情[快穿] > 第84章 我的绿茶男友5
    “阿拂, 考完试就要放假了,今年想去哪里玩?”谢妈妈一边看着旅游杂志, 一边问刚刚回家的儿子。

    谢拂放下书包, 看了一眼谢妈妈拿的世界景点杂志,“妈,我不想出国。”

    谢妈妈便换了一本国内景点的。

    谢拂依然道:“也不想出省。”

    谢妈妈:“……”

    她好笑道:“你直接说不想去旅游不就行了?”

    她也不意外,从小这孩子就这样, 对外界并没有强烈的好奇心, 什么出国旅游, 他从来没兴趣。

    因为工作的缘故,谢妈妈经常会在国内外飞来飞去,参加一些发布会交流会走秀什么的, 想带谢拂去见见世面, 第一次的时候谢拂怀着好奇心去了,第二次的时候谢拂勉强同意了, 第三次这孩子就找了一些正当理由拒绝,比如报了什么夏令营,答应跟同学聚会。

    据她所知, 谢拂明明对同学聚会也没兴趣, 可跟她去看服装秀比起来, 谢拂宁愿去同学聚会。

    同样是浪费时间,他选择距离家里近的那个。

    “是的, 我不想旅游。”谢拂觉得那些所谓的旅游景点一点新奇也没有, 他想要的话, 在网上看看就知道了, 虽然是真的没兴趣。

    谢妈妈:“……”

    孩子委婉的时候她让他直接, 孩子直接的时候她又觉得戳心。

    “你就没有想去的地方吗?”她很奇怪, 为什么自家孩子对外界一点好奇心都没有?

    “俗话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你万卷书都读过了,怎么就不想行万里路?”

    谢拂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他其实有种自己已经看见过外面的世界,也走过万里路的感觉,但他分明又没有,只能将之归结于他没兴趣。

    “妈,世上有很多种人,我觉得自己还算正常,您得接受您的儿子就是这样的事实。”哪有什么原因,如果有,大概也只是他本就是这种人罢了。

    谢妈妈说不过他,只好转移话题道:“快要中考了,妈妈知道你的成绩从来不需要人担心,只是希望你能照顾好自己的身体,不要太劳累,也别太紧张。”

    这孩子从小到大从不用人操心他的学习,谢家夫妻也只好把重心都放在谢拂的身体上,甚至还请了营养师和厨师。

    “我知道的,谢谢妈。”谢拂微微一笑。

    每每看着谢拂露出笑容,谢妈妈又觉得这孩子还是跟小时候一样乖。

    回到房间,谢拂笑容一收,他拿出手机给刚刚分开的季惜粥发消息,手机屏幕上,映出他那张没什么表情的脸。

    “哥哥,你晚上来我家吃饭吗?”

    季惜粥刚溜回房间,偷偷摸摸拿出谢拂给他买的手机。

    “我家来客人了,今天可能来不了,你一个人吃也要乖乖的,待会儿你给我拍视频或者照片。”

    季惜粥仿佛忘了这不是在学校,谢拂家里还有其他人,下意识当成了在学校,谢拂每天都粘着自己的时候。

    看着信息,谢拂微微挑眉,客人?

    他眨了下眼睛,倒是有点想见识一下到底是什么客人。

    季惜粥正想再跟谢拂说几句话,安慰安慰对方,却听见门外传来一道喊声,“粥粥,躲在屋里做什么?快到客厅来招待客人。”

    季惜粥慌忙将手机放进书包里。

    不是家里不给他买手机,而是家里原本给他买的手机,不小心在上课的时候响铃,被老师给收了,要毕业才还回来。

    想想他也有些懊恼,当时要是他小心谨慎一点,是不是就不会忘了手机关闹铃?

    新手机是谢拂买的跟他一样的同款,他可不能让爸妈知道。

    出了客厅,季惜粥看到了一对陌生夫妻,以及他们的儿子,看上去跟他差不多大。

    “粥粥过来,这是你袁叔叔和顾阿姨,还有他们的儿子袁晓,老袁,晓晓跟粥粥同岁对吧?但是好像要比粥粥小一点?”

    袁先生笑道:“对,小两个月。”

    “那晓晓还要喊粥粥哥哥。”季先生笑了笑道。

    他把儿子拉过来,“人家晓晓也要来咱们市里上学,说不定你们以后还要做同学,现在认识认识,交个朋友。”

    袁晓对他笑了笑,以示友好。

    季惜粥对于这个陌生的男生要跟他做同学没什么感觉,他自己都还不一定能考上一中呢。

    但他不喜欢别人叫他哥哥,虽然没说过,但他下意识里把这个划分在了谢拂的独家称呼里。

    幸好他不愿意别人叫哥哥,对方也不太愿意叫他哥哥,两个陌生人一点也不熟地说了几句话。

    也不知道怎么聊的,家长那边聊到了孩子和他们所在的学校,以及他们现在的课业。

    “不知道他们学的一不一样,相差大不大,晓晓参加自主招生的话也不知道能不能考上。”袁先生问。

    “粥粥屋里应该有书有课本和作业,我去拿出来看看。”季先生起身,他转头看向正对着门口发呆的儿子,“粥粥,袁叔叔想看看你们课本,我去拿出来给他们看看。”

    季惜粥没留心地随意点头,“行。”

    然而等季先生走到门口,却听见客厅里出来一道儿子喊的“啊”。

    随后便是一道飞奔的身影冲过来。

    “爸,您站着别动!我给您拿!”

    季先生:“……”

    他看着儿子面颊发红,额头微微冒汗,紧张翻找书包的模样,微微眯眼。

    从小到大都是他带儿子更多,所以对于对方的一些小习惯和小细节都很熟悉。

    季惜粥一心虚,他瞬间就能察觉到不对劲。

    他背着手走过去,“书包里藏了什么?”

    季惜粥匆忙把课本拿出去,把书包拉上,“没!没什么!”

    季先生站在他面前,笑眯眯地向他伸出手。

    季惜粥:“……真的没什么!”却是动作僵硬地把书包递了过去。

    季先生拿过书包,打开看了看,发现里面除了笔袋书本作业外,确实没多少东西。

    季惜粥微微松了口气,“你看,我说了不骗你。”

    季先生没说话,只是默默将里面的几本书抖了抖,两人都眼睁睁看着,在那本练习卷子里,掉出来一个份量不轻的黑色手机。

    季惜粥:“……”

    季惜粥:“……”

    季惜粥:“……爸,您听我解释!”

    “事情就是这样!”季惜粥一脸崩溃地坐在谢拂面前,满脸都写着愧疚,“对不起,是我没保护好你的手机!”

    现在手机已经被季先生收了起来,在季惜粥说清楚它的来历之前,反正是别想要回去的。

    谢拂看着他,半晌,握住季惜粥的手,“哥哥,手机我送给你了,那就是你的,不用说对不起。”

    “那也对不起,是我没保护好它。”季惜粥心中歉意不减。

    谢拂从小到大送过他很多东西,他每个都很珍惜。

    “哥哥,我去和季叔叔说,我把它要回来。”

    季惜粥有点纠结道:“这样的话,叔叔阿姨就会知道了。”

    那手机好贵的,他不太想给谢家夫妻留下一个随便受谢拂贵重礼物的印象。

    虽然他用起谢拂的东西来确实没啥心理障碍啦。

    但这是他跟谢拂的事,怎么能跟别人一样呢。

    “我说这是因为害你没了自己的手机后赔你的,他们不会说什么的。”谢拂说得自然而然。

    “才不是,明明跟你没关系。”季惜粥不赞同地皱眉。

    上个手机是因为他把手机借给别人用,对方明明说的打电话,结果拿去却玩游戏,玩游戏就算了,还关了静音,他拿回来的时候没检查,才被抓包的。

    结果事后他怎么追问对方,对方都不承认,说他没关静音。

    哼,这种做了还不承认的人,他已经跟对方绝交了。

    “没关系啊,为了哥哥,我可以的。”谢拂眨了眨真诚的眼睛,看着季惜粥的目光格外专注,且全心全意。

    “但是哥哥下次不要把手机再借给别人了,那个人就是为了跟别人炫耀跟你关系好,才会拿你的手机玩的。”

    “别说了,我都后悔死了。”季惜粥丧气道。

    丝毫没怀疑过为什么跟他关系好就值得炫耀。

    事后,跟谢拂说的一样,手机顺利重回季惜粥手里,季惜粥捧着谢拂的脸就是重重一亲,“谢谢阿拂,我就知道你最厉害了!”

    谢拂红着脸笑了笑,“那哥哥要好好复习啊,要是考不上,我就不跟你玩了。”

    季惜粥浑身一紧,一边抹汗一边坚强道:“我尽量……尽量……”

    谢拂视线不着痕迹落在那个手机上。

    嗯,赶走情敌√,假装背锅让哥哥愧疚√,让哥哥欠他两次情√。

    这个手机还是蛮有用的。

    至于季惜粥原来的手机是怎么被收的,他究竟是不是背锅,谁又知道呢。

    有谢拂天天督促,为了不让他失望,季惜粥卯足了劲儿学习,考试超常发挥,竟踩着线考上了谢拂要上的那个学校。

    季先生和陆女士对谢拂那是感激不尽,成绩出来后,当即请谢拂一家吃饭。

    饭店里,两家大人推杯换盏,觥筹交错,你说一句我说一句,热闹又自在地不行。

    “多亏了你家阿拂,要不是他,我家这小子还不知道能不能考上一中呢。”

    “都是孩子们自己努力,该夸夸孩子们。”

    “对对对,该夸,阿拂可真厉害,要是我家儿子就好了!”

    这是季先生和陆女士的真心话,从小到大,谢拂都是乖巧懂事成绩好性格好,除了身体,没一处不好的存在,要是他也是他们儿子,他们睡着都能高兴醒。

    谢家夫妻也笑得满脸红光,酒意上头,几个家长都有些醉了。

    几个人心里都有个玩笑般的想法,要是这俩孩子,但凡有一个是女生,两家人保证给他们订娃娃亲。

    谢拂小声凑到季惜粥耳边,“哥哥,你想要我做你家的人吗?”

    季惜粥愣了一瞬,随后奇怪问,“难道我们不是一家人吗?”

    他脑子转了转,反应过来道:“对哦,我们好像确实不是一家人。”

    但他好像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

    好奇怪啊,他怎么会跟阿拂不是一家人呢?

    真的好奇怪啊。

    谢拂眨了眨眼睛,看向季惜粥的目光柔和了几分,他小声道:“其实我们要是做一家人,很简单的,只要我们结婚就好啦。”

    他期待地看着季惜粥。

    “哈哈哈……”季惜粥愣了一下后哈哈大笑起来,拍了拍谢拂的后背,“对对!你说的对!”

    他答应得快,可显然并没有认真放在心上,只下意识觉得谢拂是要开玩笑逗他。

    谢拂眸色危险了一瞬,随即又恢复正常。

    没关系,他不着急。

    总归逃不出他的手心。

    “哥哥,我好喜欢你啊。”他掩住略深到眸色,小声地在季惜粥耳边说。

    所以,你也一定要很喜欢,很喜欢我才行。

    高中开学,季惜粥和谢拂是一起去的季惜粥还帮忙给谢拂背包,在他印象里,谢拂身子弱,干不得重的活,学校的课间操、体育课都是一直请假,包括开学一周的军训。

    新学校什么都好,唯一不习惯的,就是他们没能在一个班。

    谢拂在火箭班,季惜粥普通班,两人之间甚至隔着楼层。

    这意味着他们就连课间都没时间去找对方。

    更意味着季惜粥会认识更多的同学和朋友,还是谢拂没办法深入接触的。

    这让占有欲爆棚的谢拂差点想转班。

    不行,不行,太过刻意会很明显,他要是转班,季惜粥肯定不同意。

    所以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季惜粥跟别人玩,跟别人走得越来越近吗?

    谢拂陷入了沉思。

    “季惜粥,季惜粥,是我!”刚到新班级,就有同学十分热情地喊了季惜粥。

    他转头看过去,对上一张阳光帅哥脸,然而看了半晌,也没认出对方是谁。

    阳光帅哥笑容维持不住了,指了指自己的胸牌,没好气道:“虽然咱们十年不见了,但你不至于对幼儿园的同桌一点印象也没有吧?”

    季惜粥不记得自己幼儿园有别的同桌,他不是一直跟谢拂在一起吗?

    可看了看对方胸牌,这才渐渐想起来,在谢拂来之前,还有一个前同桌。

    “宋羽晨?你不是全家搬去外地了吗?”

    “你这话说的,还不能许别人搬回来?”当初他因为父母工作搬去外地,现在因为他们工作又搬回来,不行吗?

    “行行,正常正常。”

    两人没说几句就上课了,只好暂时结束话题。

    上课后,季惜粥视线在班里转了一圈,视线落在一个人身上时顿了顿。

    他没想到这班里除了幼儿园同学,竟然还有个上回跟爸妈来他家做客的袁晓。

    明明年级几十个班,他们也能分在一起,也是有够缘分的。

    所以为什么他和谢拂没有在一个班?明明他们最有缘。

    哦,是他太菜,没能进火箭班。

    嗯,没问题了。

    下课后,宋羽晨就飞过来揽住他,“走,去小卖部,我请你吃东西!”

    两人刚走出去,却见谢拂已经等在门口,视线在宋羽晨攀在季惜粥肩上的手上停滞一瞬。

    宋羽晨看见他,双眼一亮,看了眼谢拂的胸牌,刚想打招呼喊人,却见谢拂一把拉过季惜粥,“哥哥,我的药忘在你寝室了,你去帮我拿回来好不好?”

    季惜粥心一紧,“怎么这都能忘?班里那么多人,要是病了怎么办?”

    “对不起嘛,哥哥你别骂我。”谢拂垂下眼睫。

    季惜粥哪里还生气得起来。“你等等,我这就去给你拿!”

    教学楼和宿舍楼离得挺远,一来一回注定赶不上上课,但季惜粥一点犹豫也没有,随手在后面挥了挥,“帮我跟老师说一声!”

    宋羽晨:“……”我特么……

    他还以为季惜粥早忘了还有他,原来只是没看啊。

    他刚想跟谢拂吐槽几句,却见刚刚还缠着季惜粥的谢拂,看也没看他一眼,转身下楼回教室。<
该站采集不完全,请到原文地址:(https://www.kingshowdress.com/book/7531/8549894.html)阅读,如您已在格格党(https://www.kingshowdress.com),请关闭浏览器广告拦截插件,即可显示全部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