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其他小说 > 和怨种舍友们一起穿越了 > 第10章 第10章
    崔小宛追过去,只看到一只野猫蹲在屋顶,懒懒地瞥了她一眼,趴下了。

    她脚步一轻上了屋顶,在沾了瓦砾粉末的正脊上发现了半个脚印。

    果然不是错觉。

    正打算凑近去看个仔细,就听到底下一个女人骂开了——

    “大半夜还让不让人睡了?!我们这一片都穷得叮当响,想偷东西去铜雀街!别三天两头地跑这来踩点!”

    声如洪钟,也不知是攒了多久的怒气,震得一旁的野猫打了个激灵,跑掉了。

    崔小宛想起自己是个要上朝的社畜,飞身下了屋顶,匆匆往宫城赶去。

    临进大殿时,正好在殿外撞见于丞相。

    于丞相轻哼了一声,“崔将军昨夜可睡得好啊?”

    这话说得有点咬牙切齿,估计是昨夜回去发现踹他儿子下水的就是她,又不好在面上发作。

    崔小宛冲他点点头,“还行。”

    于丞相一股气憋在心里,面如菜色,顿了顿,率先进了大殿。

    朝会都是些冗杂的琐事,大多是什么升迁贬官,赈灾济贫,崔小宛听了两耳朵,只记得两件事。

    一是南苍与大巍修好,不日便会将质子送到晸京。

    二是她护国大将军还住在翠鸟儿巷不太像样,皇帝给她赐了府邸,是座早已修葺好的空宅子,就等她拎包入住了。

    【聂灵嫣】我酸了,崔小宛穿过来没多久就有房了。

    【聂灵嫣】而我,什么都没有。

    【崔晚】……

    【崔晚】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郡主没资格说这种话。

    【聂灵嫣】你这是歧视!

    崔小宛不想理她,直接关了面板。

    她今日刚弄明白“温如月”三个字怎么写,打算下了朝去户部碰碰运气。

    戎马图拍卖也已过了好几日,温如月要是能看到图,早认出她,设法与她相见了。

    这么久过去,一点动静也没有,估计是刚好错过拍卖,又或是人不在晸京。

    “站住,干什么的?”

    刚到户部门口,崔小宛就被守卫一左一右拿长矛堵在外边。

    她掏出身份令牌,在两个守卫面前晃了晃,又收了回去。

    “原来是崔将军。”两个守卫看过令牌,将长矛收了,态度客气不少。

    崔小宛正要继续往里走,还是被拦了下来。

    两个守卫脸上有些讪讪。

    “您要到户部办事,须得有尚书大人的手谕,或者等尚书大人回来,才能进去。”

    崔小婉抿了抿嘴,眉头微蹙。

    今日早朝,她是见过户部尚书的,奈何一下朝,户部尚书就进了御书房,与皇帝商议政事了。

    她当时还得回军营点卯,也没法留下来蹲他。

    “尚书大人几时回来?”

    守卫眼珠子转了转,“大人公务繁忙,平日当值的时间不定,我等也不太清楚他几时回。一整日没来,也是常有的事。”

    与皇帝商议政事要那么久的吗?

    【崔晚】我要去举报,户部尚书玩忽职守,上班时间没在岗位上。

    【佘凤】你是怎么知道的?

    【聂灵嫣】因为她也没在岗位上。

    查户籍一事,崔小宛跟聂灵嫣提过一嘴,听她提到户部,聂灵嫣立马猜到她在做什么。

    佘凤进群没多久,先前群里讨论过的事她不清楚。

    聂灵嫣一一给她解释了,又把崔小宛的打算说给她听。

    【佘凤】你是想将整个晸京的户籍翻个遍?那得翻到猴年马月去。

    【崔晚】这事不好让别人打听。

    【佘凤】辛苦你了,小宛。

    【崔晚】还好,到时我截图到群里,你们一起找。

    【佘凤】?

    【聂灵嫣】我的妈呀。

    【聂灵嫣】我不识字我退出……

    【崔晚】不识字就给我学。

    崔小宛关了面板,正要回军营,突然想起什么,又折回户部门口,从琵琶袖里掏出一个小布包打开,里头包了一贯铜钱外加几枚碎银。

    这是她今早从家里的钱匣子摸出来的,就怕有这种求人办事的时候。

    她犹豫了一下,抠抠搜搜拿了一贯钱出来,递给其中一个守卫,“这钱你们哥俩拿去喝酒。”

    守卫目视前方,没有反应。

    崔小宛咬咬牙,将一整个布包都放到他手上,语气凶横,“不要不识好歹,多的没了。”

    守卫左右看了看,小心翼翼将布包收了起来。

    “将军有什么差遣?”

    崔小宛压低了声音,“我就买你一个消息,告诉我尚书大人平日喜欢去哪。”

    “好说。”

    守卫收了碎银子,一副狗腿子的模样,“还请崔将军附耳过来。”

    崔小宛凑过去,听他如此这般一说,心中有了盘算。

    【聂灵嫣】所以你明天打算翘班去戏园子?这兜的圈子也太大了。

    【佘凤】办的不是公差,去戏园子也好。

    【崔晚】我也是这么想的。

    【聂灵嫣】我要跟你一起去!

    【聂灵嫣】正好这些天别的地方也基本都逛过了,就是还没去过戏园子。

    估计也就聂灵嫣能把穿越当旅游。

    【崔晚】你要去自己去。

    【聂灵嫣】扫兴。

    【佘凤】你们还能四处跑,我只能待在宫里,每天处理后宫琐事,还要应付那个喜怒无常的皇帝。

    【聂灵嫣】那你召我进宫,到时崔小宛扮成我的侍女,一并带进去,陪你聊天喝茶。

    崔小宛刚出军营,正打算回那座破宅子,走到哪都觉得有人盯着她看。

    真让她恢复女装扮成侍女,别说进宫,估计在外边走几步,就被路人认出来了。

    到时等着她的就是身份暴露,亡命天涯……

    【崔晚】你家侍女可以蒙脸?

    【聂灵嫣】怎么不行?

    【佘凤】在恭王府可以,进宫了不得佩戴面纱。

    【崔晚】那我不去。

    【聂灵嫣】大家一个宿舍四年,感情这么深厚,开个茶话会聚一聚怎么了?实在不行你易容……

    【聂灵嫣】话说这里有易容术吗?

    【崔晚】……

    【崔晚】我跟你没什么感情。

    【聂灵嫣】我不信,你在说气话。

    又拿她逗闷子。

    崔小宛“嘁”了一声,摇摇头,推开崔府的木板门。

    张妈和两个丫鬟都在院里,见她进来,朝她行了礼,在院中的灶台上忙活开来。

    崔小宛刚要进屋,突然瞥见自己昨晚穿的暗青袍子晾在一边,湿嗒嗒还滴着水。

    “张婶子。”她扭头唤了声。

    “来了,将军有什么吩咐?”张玉喜手上刚沾了水,在裙子上擦了擦,赶到崔小宛旁边。

    “明日我要去趟戏园子,可还有其他像样的衣裳?”

    晸京多雨,气候潮湿,这袍子估计到了明天也干不了。

    “自然是有,当时在云上轩订了两套,另一套是云锦制成,红白相间最显气色,将军等着,我这就去拿。”张玉喜说罢,进了主屋。

    不远处的灶台旁,阿莲抬眼望了望崔小宛,又飞快垂下眼眸,拿刀刮着鱼鳞,“婢子听说
该站采集不完全,请到原文地址:(https://www.kingshowdress.com/book/46823/8549846.html)阅读,如您已在格格党(https://www.kingshowdress.com),请关闭浏览器广告拦截插件,即可显示全部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