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其他小说 > 潮热雨季未解之谜 > 第24章 连环跟
    模拟考出结果那天, 校门口被围得水泄不通。

    谭尽原地跳跃,凭借身高优势, 一眼就看到了排名榜上高高挂在年级前列的林诗兰。他记得她不太自信地说“能记得的很少, 尽力考吧”,结果呢,考出个全校第三。

    谭尽哼着歌走掉。这分数,已经超出了她妈要求的目标分, 看来林诗兰可以理直气壮地带静静回家了。

    不同于谭尽的轻松, 他班里的气氛不太好。

    二模的分数, 他们班在全年级垫底, 同学们的成绩下滑严重。

    班主任想要鼓动学习氛围, 出了个主意:这次模拟考和下次模拟考,都会对成绩排名高的同学有奖励。同学们可以选座位和自己想同桌的同学, 排名越高的越优先选择。

    大家没太把这个鼓励机制当回事。再来个三模,之后就高考了,坐哪儿和跟谁同桌也不太重要了。成绩排名12的哥们儿随意地选择了排名15的谭尽, 他挑了个窗户旁边的位置, 把谭尽带了过去。

    这个位置视野不错,谭尽欣赏着外面的风景。绿油油的小山坡,树木的枝条在雨中摇曳, 他看着看着,忽然感觉自己后背有点毛毛的。

    猛地回头。

    他的目光碰上了一道强烈的视线。

    过长的刘海后,藏着一双黑漆漆阴恻恻的眼眸。坐在角落的苏鸽单手撑着下巴,嘴角诡异地上扬。

    不敢多看她, 谭尽迅速地回过身。从背包里掏出一本厚课本, 他把它盖在自己的脑袋后。

    他在课桌下面给林诗兰发短信:【放学一起回家吗?】

    她到课间才回他:【今天可能留堂讲卷子。我眼镜修好了, 你早的话帮我拿。家里见。】

    盯着“家里见”三个字, 谭尽飞快地把她发来的短信添加为收藏。

    放学。

    他去眼镜店拿林诗兰的眼镜。

    谭尽是抄小道去的。小镇的巷弄蜿蜒曲折,其中藏着许多好吃的摊贩,正好放学他也饿了,所以一路吃一路走。

    身后始终有种不舒服的感觉,惹得他吃东西都没多少胃口。

    第一次谭尽往后看,看见了一块广告牌;第二次谭尽往后看,看见了一个垃圾堆;第三次谭尽往后看,看见了一丛三角梅。

    第四次,谭尽快到眼镜店门口,忽然唰地一回头。

    他,看到了……

    一个漂浮在空中的井盖。

    手持井盖的那人严实地挡住自己的脸,但他还是通过她的身形和校服认出了她。

    受惊的谭尽跑进眼镜店和林诗兰发短信。

    【我天,苏鸽在跟踪我!】

    她回复得超快:【我知道。】

    他不解:【你知道苏鸽在跟踪我?】

    那边依然秒回:【对。】

    他更疑惑:【你怎么会知道?】

    她的回复震撼了谭尽。

    【苏鸽在跟踪你,我在跟踪苏鸽。】

    事情是这样的。

    林诗兰班级的二模总分是年级第一。今天老师心情大好,破天荒地没留堂讲卷子,放他们早回家。

    走出教室,她在走廊正好看到谭尽在往校外走。

    于是,林诗兰加快脚步追过去。当离谭尽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她发现有个女生一直跟在他后面。

    林诗兰把度数不够的眼镜摘下,反了一面。

    镜片贴眼睛更近后,她看到的前方的世界也变得无比清晰。

    ——那女生,是苏鸽!

    谭尽在巷口买了鸡排,又进到巷尾,排队买了个烧饼。然后,他用烧饼夹着鸡排,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此时的他感觉到后面有什么不对劲,停下咀嚼的动作,转身……苏鸽咻地躲到广告牌后。

    谭尽毫无察觉地走了。

    林诗兰在心里骂他傻瓜,却见苏鸽似乎也感受到她的存在,正在回过头找。

    胆大心细的林诗兰藏到路过的老奶奶背后,借她掩护了一波。

    大概是没吃饱,谭尽继续走向了卖烤淀粉肠的小摊。

    热热腾腾的火腿肠刚吃几口呢,他没走两步,又被炸串的摊位吸引了注意力。

    苏鸽的跟踪技术不算高明。谭尽吃炸串的时候,她就直直地杵在小路的中央望着他。

    林诗兰刚想拿出手机发短信,让谭尽回头。他仿佛是提前感知到她的信号,咬着串串,他呆呆地往身后看了看。

    苏鸽眼疾手快地钻进路旁的垃圾堆,靠黑色的大塑料袋掩盖了身形。

    ——这!有点拼啊!

    林诗兰不甘被她比下去。

    等苏鸽从垃圾堆出来,往她那边看时,林诗兰已经加入巷子里的小学生足球队。

    她踢着小孩的球徐徐退场。

    小孩们不得不跟着她后面,也帮她遮住了背影。

    另一头,谭尽吃了一轮咸的辣的,觉得渴了。他拐去奶茶店,买了两杯珍珠奶茶。

    等奶茶的时候,他又瞧了瞧来时的小巷。

    被雨水浸润后,巷子里的三角梅开得像疯了似的,一簇一簇鲜嫩的紫红爬满石墙。

    多看了三角梅两眼,奶茶做好了,谭尽喝奶茶去了。

    林诗兰眼睁睁看着苏鸽手脚并用,慌乱地爬到石墙上。躲过被谭尽发现的危机后,她从高处跳了下来,发丝间还夹了几朵被她压到的三角梅。

    林诗兰感到隐藏踪迹的接力棒再度回到自己这里。

    这一次她提前找到了绝妙的伪装场合。小卖铺门口的大爷们在下象棋,她往那儿一蹲,生动地指挥起战局。

    “大爷,您听我的,出车,车直接开过去。”

    “然后你那边,我跟你说,吃他的卒子,使劲吃。”

    突如其来的指点没能得到群众的认可,林诗兰马上被骂了。

    “喂!小姑娘!观棋不语,你没听过吗!”

    “听过听过,我全是瞎说的。打扰了,你们继续下。”她打算开溜。

    大爷把她拦住了。

    “但还真别说,我发现啊,出车是一步妙棋,这盘没得下了。”

    “小姑娘有点懂啊,你把我们这盘棋局毁了。不如,你过来下一把?”

    苏鸽走了。

    林诗兰却是没法走了。

    “大爷啊,我真不会下。棋,我只知道五子棋。”

    大爷们热情地重新为她摆好了一盘象棋。

    “不会下?不会下,你怎么来这里看棋?”

    没辙了,林诗兰随手抓起一个棋子,打算用行动跟他们证明自己不会……这时,谭尽发来了短信。

    她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短信跟他互发了几个来回。

    【苏鸽在跟踪你,我在跟踪苏鸽。】

    发完这条之后,她立马向他求救:【会下象棋吗?不会下也来眼镜店对面的小卖铺找我。】

    谭尽花了一分钟不到,出现在林诗兰面前。

    她已经被大爷吃掉了一个卒子和一个炮。

   
该站采集不完全,请到原文地址:(https://www.kingshowdress.com/book/41422/8549857.html)阅读,如您已在格格党(https://www.kingshowdress.com),请关闭浏览器广告拦截插件,即可显示全部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