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其他小说 > 为了漫画高光我付出太多 > 第112章 早织本织(双更)
    286

    [啊啊啊, 老贼!我又好了!!你这个没心肝的臭作者,净让人家家担心!(点胸口)]

    [嘶——楼上姐妹不必牺牲至此啊!(震声)不过真的太甜了嘿嘿嘿, 蜘蛛侠toru可还行, 教堂限定版人猿泰山(bushi)]

    [(人工呼吸)(疯狂蹦迪)(左右闪回)这是什么天然无污染的100toru啊!!!伦家有生之年还能看到这么软乎乎会撒娇的toru!!此生无憾——]

    [还是超级稀有的合照!!零零也出场了!!全员到齐——!娜塔莉真的好好啊,超级透彻温和的金发大姐姐,跟班长相性超级棒!]

    [至今我们也不知道toru到底在路上遇到了什么,为什么他们一个个都知道的样子(怀疑人生)不过toru转头表情就冷淡下去的样子, 还是有点吓人(瑟瑟发抖)]

    [可能格兰差点被toru这操作闪到腰吧, 还不得不配合演完全场, 突然觉得这家伙也没那么讨厌了]

    [老贼突然发一波这么大的糖,人都快溺死了!直接幻视掉到蜜罐里的老鼠(沉思)之后怕是有大刀!]

    [达——咩——哟——说句实话看班长说那句最好的礼物就是你们平安,然后toru轻轻巧巧就应下来, 莫名觉得有点像是flag我有点害怕了!]

    [救, 救命!]

    --------------

    【亲爱的——你今天不能喝酒!!】在论坛面板里,q版客服趴在边缘声嘶力竭地喊, 【debuff还没消呢!】

    【诶嘿嘿,真的不能吗?就一点!】

    q版客服一副要死谏的模样,狠声道:【你敢喝酒, 你就等着明天身份曝光玩完吧!】

    提起“身份”, 千代谷早织这才猛地一个激灵, 清醒过来,她松开手中已经被递到嘴边的酒杯, 看着周围。

    难得出来聚一聚的几人喝得七倒八歪, 一如当时毕业典礼的模样, 松田阵平发狠了想要灌她, 正晃着啤酒罐子, 往她手里塞:“快喝!今天一定要把你这家伙罚倒!”

    ——噼里啪啦的, 很吵。

    千代谷早织佯装喝酒,实际上全把酒倒衣服上了,她晃了晃有些晕眩的头,虚弱地道:【被情感支配的感觉,有点糟。】

    【废话,你以为你这一路火花带闪电冲到教堂不需要代价吗?】q版客服哼哼唧唧地道,【而且都说从正门进啦,非要爬上爬下的,结果漫画就只蹭到后半页!】

    千代谷早织:【结婚的又不是我,我走什么正门!】

    她还不至于那么智熄在那个时候找存在感。

    千代谷早织一边抿着杯子假装喝酒躲着松田阵平的骚操作,一边看自己的面板。

    此时个人面板上,称号“本该如此”正闪着微光,代表着正在启动中。

    “制造“100无伤”的无双状态,在时限内受到的伤害不会展现,但摘下称号后,战损值双倍返还。”

    从医院迅速开挂飞到教堂,已经超脱了柯学的范畴,千代谷早织叠了许多道具,再配合着锚点,才勉强在几分钟时间内到达,而道具的副作用她看都没来得及看,直接开了称号就a上去了。

    好在这个称号比较牛逼,在无双状态下,那些时限性的伤可以卡bug卡掉,只有即时产生的永久伤才会被折算战损值保存。

    她下滑看状态栏,上面还有几个状态叠着。

    【情绪放大:你的喜怒哀乐会比平日里波动200,倒计时:00:20:15】

    【天真:对别人的信任会增加300,你会不由自主答应亲近的人的任何要求,倒计时:00:20:10】

    【叠加累扣:摘下称号后显露】

    千代谷早织舒了口气:【果然做好事有好报,没有抽到什么奇怪的debuff。】

    她的意志力很强,运气也很好,这两个debuff只是让她欢脱了许多,并没有让她暴露什么不对的地方——吧?

    关于亲近的人的任何要求,这个看着范围看着很大,但是大家都习惯了谜语人模式,很少会直白说明什么。

    除了刚才被松田阵平灌酒。

    如果不是q版客服扯着嗓子喊,她就真的喝下去了。

    喝酒不可怕,可怕是她喝酒以后再搭配个情绪放大,那要是说出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就完了。

    千代谷早织去翻漫画。

    然后,她看着自己一脸乖巧真诚地答应伊达航以后绝对不会出事的那幕,陷入了沉思。

    【这个,问题应该不会很大吧?】她小声嘀咕,有点心虚,【感觉除了论坛读者会在意外,班长他们……?】

    q版客服摸下巴出招:【反正你又不会出事,建议先写好忏悔信,结束后滑跪道歉。】

    【是个好主意……】千代谷早织不由自主点头,转念一想,【但万一我没打投第一的话……】

    万一她失败了,没命了,送这种信可不就是雪上加霜?

    千代谷早织戳了戳q版客服:【我挂了你应该没什么事吧?】

    客服:【昂?】

    千代谷早织严肃脸:【那到时候有余额的话,你就把他们关于我的记忆给咔擦掉。】

    客服嘟囔着:【哪有人想着自己会挂这种事情……】

    千代谷早织刚想说什么,就感觉肩膀被拍了拍,诸伏景光端着杯酒站在她身侧,那双灰蓝色的猫眼有些朦胧,但还透着清醒。

    “toru。”他问,“在想什么?”

    “嗯?”

    “如果哪里不开心的话,还是说出来好。”褐发青年微微弯腰,因为喝了酒有些泛红的脸在昏暗的灯光中显得更加白皙,他道,“不要憋在心里。”

    千代谷早织摇摇头:“没有。”

    诸伏景光眨了眨眼睛,抬起空着的那只手戳了戳她的额头,喝了酒有些飘忽的声音幼稚地压下:“就有!”

    千代谷早织被戳了个倒仰:“我说没有。”

    “有——很多!”诸伏景光自我肯定地点点头,嘟囔道,“很早就有了,一个都不说……”

    “没有就是没有!”千代谷早织看着贴过来像是大猫一样的青年,没忍住自己手痒,也伸出手摸了摸诸伏景光看着格外柔软的短发,哄道,“乖,你喝醉了,去一旁玩去。”

    诸伏景光皱着眉,倒也没躲,而是认真地道:“我没醉!”

    千代谷早织早就听不进去了,她眯着眼胡乱搓着,像是在撸猫。

    手感真好啊……嘿嘿嘿。

    一本满足jpg

    q版客服看着因为debuff影响,连思路都歪到天边去了的宿主,无奈地叹了口气。

    它该庆幸千代谷早织还记得稳住千代谷彻的声线,而不是把原声飚出来吗?

    还有诸伏景光你怎么还真的傻兮兮听话了啊!

    287

    跟几人分开回到千代谷彻的别墅,debuff已经消掉了,千代谷早织洗了个澡,坐在窗边的椅子上看月亮,过载的头脑终于恢复了平静。

    “我希望你没有保存什么照片。”千代谷早织戳客服,“尤其是我傻笑的那些。”

    客服:【……哼!】

    客服:【你还是把称号先摘了吧,不然很多功能都不能用——修复的高光值记得准备好。】

    千代谷早织:“不急。”

    虽然不知道这翻倍后战损会飚哪里去,但毫无疑问会超过阈值,到时候有什么持续的debuff,她很难把控住。

    在摘称号之前,千代谷早织还有些事情要做,比如羽塚勇人晚上给她发的让她看到回拨的短信。

    她将头上的毛巾摘下来,甩了甩湿漉漉的头发,从未接来电中找到号码。

    “羽塚警官。”

    凌晨一点,羽塚勇人果然还没睡,他背景的打印机声音格外清脆,他有些促狭地道:“早织,玩得愉快?”

    千代谷早织轻咳一声:“是蛮好的……”

    “那就好,那几个小子都蛮不错,虽然不知道的一个个为什么不谈恋爱,但你以后也可以把握一下?”

    千代谷早织无奈道:“叔,别逗我了。是有什么事吗?”

    “是有事情。”羽塚勇人语气严肃了一些,他道,“你最近让诸伏景光查板仓卓的事情,查到你妈妈了?”

    “嗯,我让他停止,剩下的我接手。”千代谷早织没什么意外的情绪,她解释道,“公安的动向有些明显,再深入很容易让组织发现有内线。”

    “那有查到什么吗?”

    “目前还没,这在组织那权限也很高,我打算找时间再深入资料库看看。”

    羽塚勇人沉吟道:“早织,你介意把这个任务转移给降谷君吗?”

    千代谷早织一怔。

    “这份资料事关重大,我没有隐瞒的权限,黑田警官他们也在关注着。”羽塚勇人放缓声音,“降谷君所在的零组由他直接管辖。”

    千代谷早织揉了揉眉心,低笑了一声:“倒是我忘记了。”

    明明降谷零就在组织里,还是直接对接着情报组,她却被局限在主线的内容里,下意识将这件事情揽在自己身边。

    明明zero那边能帮更大的忙嘛!

    羽塚勇人隔空安慰她:“早织,你别把事情都揽在自己身上,有时候也要相信一下战友。”

    客服也跟着老气横秋:【就是就是,免得一个人作死。】

    千代谷早织对客服这顺杆上爬的态度有些无语,明明一开始恨不得她一个人冲天冲地独揽高光值,现在又态度来个一百八十度大逆转。

    或许是她狐疑的眼神太明显,客服有些别扭地道:【这不是……突然发现如果你挂了,我还得找下个对象,要是不靠谱的话好亏的。】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q版客服看着自己的小姐妹那边宿主作天作地的样子,顿时就觉得千代谷早织是多么靠谱。

    虽然她抠门了亿些,嘴毒了亿些,还以折腾它为乐,但!这女人令统该死的有安全感!

    而且……格兰玛尼真的好帅哦。

    q版客服眼神飘移,顿时抱着枕头开溜。

    千代谷早织不知道这憨批客服已经完成了自我攻略的全过程,也懒得听它盘算小九九,她应了羽塚勇人的话,让降谷零一并进行任务。

    “所以您到底对那资料了解多少?”千代谷早织有些疑惑,“警方对它的关注度,还是有些超出我预料。”

    羽塚勇人沉默了许久,苦笑道:“吉普森拿到资料叛逃组织,将资料作为两方牵制的筹码,以护他们一家的安全,但因为警方的一时疏忽,让组织率先找上门——这是明面上的说辞。”

    千代谷早织闭目,接话:“但警方其实是有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想法,你们没想到的是,组织会选择直接灭口,资料不知所踪——而一个十岁的孩子不知道这些也很正常。”

    “以你爸妈的谨慎程度,我们也摸不准他们到底有没有向你说明。”羽塚勇人声音含着愧疚,“抱歉,早织。”

    他的接近并非是纯粹对吉普森的歉意和补偿,还有是想获取千代谷早织的信任,进而打探资料的心思。

    有时候成年人的世界就是这么残酷,感情向来都是浮于表面的伪装。

    千代谷早织非常清醒,也没打算怪他,而是继续问:“然后呢?”

    羽塚勇人:“关于那份资料的内容,是当时吉普森叛逃后,身处组织的我方成员传递的情报,说那份资料中藏着足以击破组织的重大秘密,极有可能涉及高层的信息。”

    “因为这事情的严重性,组织当时自上而下进行彻查,我们的人……也正是在这次事件中被查出来。”他声音沉重了几分,“殉职。”

    羽塚勇人当时还在组织,运气很好地逃过了这一劫。

    只是,眼睁睁地看着战友倒下,却不能有任何轻举妄动的过程简直太过于折磨,而这导|火|索还是他的过命兄弟吉普森。

    但若不是他的存在,羽塚勇人不可能获得那么多组织的情报,也没法多次有惊无险地避开祸患,甚至说如果不是吉普森动摇帮了公安,对方根本不会面临那种绝境。

    那份资料,就是羽塚勇人托吉普森调查其他内容时,才偶然流出的。

    ——阴差阳错。

    羽塚勇人进入组织的介绍人便是吉普森,而一开始,他接触这个组织的技术成员,本就抱着一定目的。

    只是没想到那看起来邋里邋遢的研究人员,在心理研究上也不落于任何一个专家。

    吉普森甚至很早就发现了他的真实身份。

    羽塚勇人还记得自己当时自己与吉普森去居酒屋喝酒。

    留着长发满脸胡茬的男人朝他敬了一杯酒,醉眼朦胧中道:“兄弟,以后不要穿绷直的裤子比较好,太明显了。”

    羽塚勇人心中一惊,还未说什么,对方就拽着他的手,吊儿郎当地笑:“鸡爪,耶!”

    他当时还不明白吉普森究竟是什么意思,后来回去盯着裤子看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因为从警的军姿缘故,每次他摆正走路时,都会无意识地放直手指,紧贴着裤缝。

    早在那时,吉普森就知道他是公安派来的卧底了,只是——那人不在乎。

    喝得醉醺醺的组织成员拽着他嚎:“兄弟,嗝,我跟你说……她真的很好看,我第一次见那么漂亮的女人。”

    羽塚勇人当时问:“第一次?”

  
该站采集不完全,请到原文地址:(https://www.kingshowdress.com/book/4063/8549899.html)阅读,如您已在格格党(https://www.kingshowdress.com),请关闭浏览器广告拦截插件,即可显示全部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