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其他小说 > 禁止殴打逃生游戏npc[无限] > 第46章 狐狸新娘18
    每一个世界, 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不同的故事。

    而这些故事,被大山阻挡, 被落后的通讯手段阻挡, 无法传递去同一个世界的另一群人耳边。

    最后,故事发生,消散, 或许有些蛛丝马迹会被老人一代代口口相传下去,但是在传递的过程中, 故事逐渐扭曲, 失真, 变得似假非真,变得离奇诡谲。

    此刻, 在世界的其他角落,依然发生着我们从未听过, 见过, 甚至认为不会发生的事。

    在那连绵起伏的大山深处, 山坳山村中,数百年前和数百年后的恐怖,只有那高悬的月亮看见了,也只有它记住了。

    但它不会说话。

    重创了那个东西之后,苏摇铃的精神再回到这个狭窄的白房子里,却发现赵小茴的尸体不见了。

    另一个维度发生的一切, 刚才的撞击和吞噬, 可能是在极短的时间内发生的,也可能过了很久。

    不仅是新娘的尸体消失, 帷幕外面堆放着的大批纸人也都消失了, 777或许因为卧底暴露, 被单独留了下来,它一个纸人孤零零站在那里,看着多少有点可怜,也没什么用处。

    777:……你礼貌吗?

    苏摇铃索性把它收了回来。

    她从祠堂出来的时候,已经无法确定现在的时间,手机没电,但村庄方向,却传来了喧闹声。

    从这儿前面看,依然是没有点灯,月光将一切都照的明亮,亮的人心头发慌,本该是安静的凌晨,却有着完全相反的热闹声音,时不时传来疯狂的大笑,更是反常至极。

    过了几分钟,又传来了锣鼓的响声,奇怪的鼓点持续着响动,仿佛就连地面也震动起来。

    苏摇铃回头,见到山林摇晃,树影重重,山脉的震鸣,似乎与村庄融为一体。

    她往主路上走,踩着地上的泥土,身后有响声,一个黑影急促靠近,苏摇铃回头,来的人是沈亦。

    即便是以沈亦的洁癖和讲究程度,此刻竟也有些狼狈,身上多了三两道伤口,像是被锋利的爪子或者野兽的牙齿造成的。

    苏摇铃看了他一眼:“被张婆婆卖了?”

    沈亦:“卖不至于,是个陷阱而已。”

    “所以说啊,男孩子晚上出门要保护好自己。”

    沈亦:“……?”

    不管怎样,他被张婆婆骗去小树林,又被一群怪物围殴的事情是事实。

    他和苏摇铃一起往村里走。

    沈亦问:“你知道那是陷阱?”

    苏摇铃:“不知道,她只能带一个人,你又那么想去,就成全你呗。”

    他能信吗?

    他可不是傻子。

    苏摇铃不喜欢被别人掌握节奏,尤其是底细不清的人,她自己跑出来查探祠堂,显然是有怀疑的地方,所以,张婆婆自以为他们想要找到新娘,就一定会被她牵着鼻子走,到苏摇铃这儿,是完全走不通的。

    陷阱是有目的地设计的,针对猎物而来的,它本来也想要“苏摇铃”,现在看来,如果苏摇铃跟着张婆婆去了,那一场围猎还真说不好是针对她的。

    只是没钓到她,钓到其他人也不亏。

    说到底,沈亦还是替她趟了雷。

    两人互相交流了一下情况,随后继续往前走。

    靠近村子,那疯狂的声音也越来越近,是从村子里传来的,似乎正朝着村口过来,比之前晚上的驱魔仪式热闹多了,也疯狂多了。

    有男也有女的声音,笑声,哭声,还有疯狂的喊声,唱着无人知晓的混乱调子,一路朝着他们而来。

    苏摇铃和沈亦还朝着声音来源而去。

    换做别人,或许已经吓跑了,但是两人知道,想要完成任务,就必须去参加它举办的“婚宴”。

    进了村口,两侧出现稀疏的房屋。

    窗户口再也没有小心偷窥外面的黑影,似乎所有的村民都已经出去,去参加今夜的“婚宴”。

    忽然,从路边摇晃着走出来一个影子,原本是朝着两人的方向来的,谁知道那影子似乎是发现了他们,立刻换了个方向,一转头——

    砰的一声响。

    影子撞到了旁边的墙,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苏摇铃:“……”

    沈亦:“……”

    在这个疯狂的村庄之夜,还能看见这么蠢的影子,着实有些离谱。

    好在那黑影摔倒之后,趴着的地方不是阴影,而是有月光的地方,两人也看清了那人的模样——

    手臂上缠着染血的布条,衣服有些破烂,似乎是被撕烂了部分,而撕下来的布条此刻在脸上。

    她用布条蒙着眼睛。

    刚才发现苏摇铃和沈亦,也是听到了脚步声,所以一慌,没分清方向,撞到了墙。

    苏摇铃上前,看见这人是孙飞飞,便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了:“是我和沈亦,不用怕。”

    摔倒的孙飞飞原本凉了的心一听见苏摇铃的声音,立刻暖了起来,此刻如果能放歌,她一定给苏摇铃一首感谢有你。

    从地狱到天堂不过如此!

    听到这声音,她本来想解开遮住自己的布,但刚刚伸出手,又放了下去。

    苏摇铃知道她肯定有要蒙着眼睛的原因,也没有帮她解开。

    她扶着孙飞飞站了起来,孙飞飞听见远处的响声,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随后把自己的经历简单说了一下。

    这个副本对他们这些新手来说,实在是太危险了,虽然早期因为“路寥寥”的一番操作,导致他们过的不仅很好,还能吃鸡……

    但是等苏摇铃离开,她才知道这个世界有多恐怖!

    当时她负责看管周道长,谁知道周道长和她玩捉迷藏,把她骗了之后想要翻墙离开,结果翻墙不成反翻车。

    “我不知道当时他看见了什么,但是他好像疯了一样,周道长是个胆小如鼠,又自私自利的人渣,脸皮很厚,可是那个时候,他给我感觉不是他自己了,很难形容那种感觉……”

    孙飞飞回忆起当时的情况,依然觉得后背发麻。

    一个你认识的人,在你面前忽然变得行为诡异,精神失常起来,而原因,仅仅是因为看了角落里突然出现的那个穿着喜服的影子一眼。

    换做谁都会害怕。

    而更恐怖的是,那个时候她的心里有一股强烈的好奇心,有一个不停出现的声音,一个根植于她脑海深处的念头重复地在叫她,让她抬头看一眼。

    看看那角落里站着的是谁,看看为什么周道长会变成这个样子。

    来看看吧,来看看吧,只要看一眼,你就能知道一切——

    她甚至已经看到了那人的脖子,

    然后孙飞飞不自觉地往前面走了一步。

    她摔了。

    没错,当时她的心里完全没有脚下什么事,所以被周道长的腿给绊倒,脸朝下摔了下去,摔得很疼,鼻子都麻了。

    但也是这一刻的疼痛给她带来了短暂的清醒。

    她靠着直觉,马上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不得不说,孙飞飞很多次能死里逃生,和她遇到危险前的直觉和灵光一闪脱不了关系。

    因为她手上有伤,所以这一连环的动作,又让伤口撕裂开来,孙飞飞第一次感谢自己身上的伤带来的痛苦。

    捂住眼睛之后,她立刻拼着记忆,朝着旁边跑了过去,直到自己的头撞到了墙,才蜷缩起来,躲在那里一动不动。

    那一刻,大概是她进入副本以来最可怕的时候。

    她什么也看不见,更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躲在有掩体的角落,还是完全暴露在那鬼东西眼前。

    只要她放下死死捂住眼睛的手,就可以看清周围的一切——

    但是她不能!

    她重复地给自己洗脑。

    不能看,不能看,绝对不能看!

    耳边是周道长疯癫的声音。

    “是我,是我,原来是我!”

    “哈哈哈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

    “我是新娘,我是新娘,我就是新娘!”

    她越听越觉得周道长疯了!

    他怎么可能是新娘,他看到的难道是他自己?!

    随后,她听见周道长站了起来,没有继续疯癫地说话,但这样的安静,反而让人浑身战栗。

    尤其是孙飞飞根本不知道,自己现在站的位置,周道长和那个东西能不能看见她!

    她更不敢动,害怕自己再动,发出响声,被他们听见。

    随后,她听见了脚步声。

    不是一个人的脚步声,而是两个人的,僵硬的,迟缓的脚步声。

    她刚才没有看错,墙边的阴影里,的确站着另一个人!

    脚步声离她越来越近。

    孙飞飞死死捂住自己的眼睛,力气大到眼睛都有些发疼。

    不要看新娘,不要看新娘,不要看新娘——

    她在心里重复这一句。

    孙飞飞的双手在颤抖,因为她已经听到,那脚步声走到了自己面前,三秒,还是四秒的时间,就能碰到她。

    她再等下去,或许真的会死。

    是到死都不敢松开手,睁开眼睛,还是现在马上睁开眼睛看清周围的一切逃跑?

    这是涉及生死的选择。

    一秒,两秒过去了。

    三秒,四秒——

    孙飞飞浑身颤抖,最终选择了继续捂住双眼,停在原地!

    安静,脚步声停了。

    没有任何东西碰到它,也没有任何声音。

    远处传来了鼓点,传来了锣声。

    她听见淅淅索索的声音,还有渐渐远去的脚步声。

    她赌对了!

    直到院子里一片安静,周道长和那个东西似乎离开了,孙飞飞才长长松了一口气,察觉到自己满头是汗。

    她顾不上身上开裂的旧伤,也顾不上刚才因为力气太大,差点被压出问题的眼睛,而是紧闭着双眼,用双手立刻撕下一条衣服布料,将眼睛蒙住。

    孙飞飞等了一会,听见外面的响声越来越闹,还有无数人癫狂的笑声,知道那些村民肯定也不正常了。

    她喊了几声陈鹏,也无人回应。

    反而是过了一会,从墙外传来了陈鹏的笑声。

    那不是正常人的笑声,是不知原由,疯狂至极的笑声。

    孙飞飞咬咬牙,决定先离开这个诡异的村子,找到之前的队友,看看大家是不是还活着。

    虽然是蒙着眼睛,但是孙飞飞还是摸着墙走出了陈鹏家,听外面敲锣打鼓的队伍已经去了另一个方向,她便按照零星的对这个村子环境的记忆,一边注意着动静,一边往村外走。

    之前的队友去了赵家,但是现在去赵家的方向都是疯狂的村民,她就换了个方向,朝着远离喧闹响声的方向走。

    路上虽然摔了好几次,但是比起活命来说,身上的伤口也不算什么了。

    偶尔也会遇到几个不出声的,诡异的村民,一听到脚步声,孙飞飞就靠墙蹲着,不发出声音,心里默念给自己洗脑的话,直到对方离开。

    她每一次听到的那些村民僵硬而诡异的脚步声,都是朝着喧闹的方向去的。

    他们在路上一言不发,但是到了那里,却加入了狂欢的队伍。

    一开始人还挺多,后来只能零星碰到几个,快到村口的时候,孙飞飞已经碰不到村民了,她也就放松了一些,走的快了点。

    谁知道迎面来了两个脚步声,她还以为这次要撞上了,没想到是自己的队友!

    “这东西绝对有问题,绝不能看他们!”

    孙飞飞擦了擦脸上的血污,“我们现在快逃吧!”

    苏摇铃却说:“不能逃,逃了任务怎么办。”

    孙飞飞迟疑:“你的意思是,我们回去参加?”

    她刚说出口这句话,自己就吓了一跳,不会吧,不会好不容易逃出来,又要回去送吧?

    沈亦的声音响起:“你也可以离开,顺便说一声,外面的山林里有很多等着开饭的狐狸。”

    孙飞飞:“……”

    “我还是和你们一起行动吧。”

    虽然赵托的事情之后,玩家之间的信任按理来说已经四分五裂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跟着眼前的这两个人,生存的概率会大一些。

    一个人行动确实是太危险了。

    孙飞飞:“那你们准备怎么办?现在倚天屠龙生死未知,村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发疯,你们要不要也把眼睛蒙上。”

    这的确是个问题。

    苏摇铃固然可以不用害怕,但是沈亦和孙飞飞,可不一定能有【疯狂之书】和外挂团子护体。

    如果是变异狐狸围攻,或许对苏摇铃来说还有一定威胁,但只要对方是精神污染,那直接就是白送给她。

    然后沈亦就看见苏摇铃拿出一把菜刀,上下打量他的衣服。

    随后看着他问:“要帮忙吗?”

    锋利的菜刀,在月光下闪闪发光,冰冷而恐怖。

    沈亦:“……不用。”

    他从空间里拿出一条黑色发带,遮住自己的双眼:“这样就行了。”

    他的听力很敏锐,比孙飞飞强很多,即便是蒙住双眼都可以战斗,更不要说只是普通的听声走位。

    苏摇铃点头:“讲究。”

    她第一次见到有人会在空间里放这种东西的,那她放针线包和菜刀也就不足为奇了。

    她甚至怀疑沈亦是不是还准备了多套换洗衣物在空间里,为了不浪费那五个格子。

    孙飞飞问:“那我们的计划是?”

    苏摇铃想了想,说:“看看倚天屠龙和陈鹏死了没,然后参加一下婚宴,做完任务就可以跑路。”

    孙飞飞:“……?”

    似乎是很现实的,也很有规划的任务,但是仔细一想怎么觉得,好像没什么计划??

    沈亦可以听声辨位,而且记忆也不差,苏摇铃并不担心他,估计这人早就把这条路,甚至说整个村子的地形都记住了。

    倒是孙飞飞,表现的像是个正常的新人玩家。

    一个没有任何异能的新人玩家,在一个既有内鬼也有污染的副本里,还真不好生存。

    苏摇铃便在路边随便找了一家,把窗户砸烂,直接翻进去,找了一节麻绳,一头给孙飞飞,另一头自己手里牵着,由她带着孙飞飞往前走。

    她还在里面找到了一把割草的镰刀,给孙飞飞拿在手里防身。

    又从衣柜里拿出一件衣服,用菜刀割开,撕下一条干净的碎布,给孙飞飞换了遮眼的,她那布料又碎又破,上面还有污渍和灰尘,戴久了说不定会伤到眼睛。

    两人见她熟练的破窗,入室,并且把那家当做自己家一般寻找要用的东西,陷入沉默:“……”

    孙飞飞问:“她,她不怕遇到村民吗?”

    沈亦:“村民都出去了,这个时候这里不会有人。”

    难怪她可以如此熟练而大胆地为所欲为。

    原来是这样!

    孙飞飞陷入思考,“路寥寥”的很多行为看似不加思考,莽撞大胆,但其实观察入微,行事果断,简直是她见过最优秀的玩家,难怪难怪!

    大胆的背后是缜密!莽撞的伪装下其实是绝对的把握!

    如果777能听到她的心声,一定会打出一排问号。

    777:她那是知道没人才如此嚣张吗?有人她也很嚣张好吧!

    做好了准备,三人便朝着声音来源处而去,或许是因为村民的队伍是朝着村口而来的,因此没走几步,沈亦就听见锣鼓声音近在耳边了。

    苏摇铃也停了下来。

    孙飞飞和沈亦都看不见,只能听,只有苏摇铃能看见前面是什么情况。

    所以,他们知道的一切,都是苏摇铃转述的。

    “过来了。”

    沈亦:“……”

    你转述的是不是有点过于简单?

    苏摇铃带着人往旁边一站,让开一条路。

    她说,“是送亲的队伍,你们在这里等着,等会我把人抓过来,我们尾行队伍过去。”

    这听起来是很切实的计划,但是你要抓谁啊?

    孙飞飞一脸茫然。

    但是她喜欢这种茫然,因为这一听,就是大佬要带飞了。

    密集的脚步声,嘈杂尖锐而疯狂的村民的喊声,还有凌乱的锣鼓声交织在一起,孙飞飞能感受到队伍从自己前面不远处走过。

    随后,另一头绳子被苏摇铃交到了沈亦手里,她冲进了队伍里去。

    还没等孙飞飞反应过来,就听见苏摇铃又回来了——

    这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的连被抓的人都没反应过来。

    “放开我,放开我!你要干什么!滚开滚开!”

    “滚开滚开!”

    孙飞飞能听出这是两个人的声音,也就是刚才短短的几分钟,苏摇铃冲进危险的送亲队伍,抓了两个人回来?!

    她怎么办到的,一只手抓一个人吗?

    那可不是普通的小鸡小鸭,是危险的村民,是两个成年人!

    没错,从这两人的声音里,孙飞飞能听出来,一个是陈鹏,另一个是倚天屠龙。

    “我刚才在队伍里听到周道长的声音了,我还以为你会……”

    她还以为周道长会被抓出来,毕竟之前自己通过周道长转述过一些信息,如果“路寥寥”要了解关于这个村子诡异事件的内容,少不了要问周道长。

    苏摇铃满不在乎的声音响起:“他知道的估计还没我多呢,我是多无聊才会去问一个人渣。”

    话音刚落,那被抓来的两个人突然疯狂抵抗起来——

    然后,孙飞飞就听见砰砰的响声,还有闷哼声和惨叫声。

    如果孙飞飞能看见,她将会发现殴打倚天屠龙和陈鹏的不只是苏摇铃,还有沈亦。

    就算是蒙着眼睛,也不妨碍沈亦动手。

    他知道苏摇铃要做什么——救他们。

    但是他们已经疯了,此刻神志不清,不仅不会感谢他们,反而乱吼乱叫,只不过现在送亲队伍里的人叫的比他们还大声,他们的叫声被淹没,也没人理睬。

    苏摇铃,则是很有经验对付这些被污染的人。

    疼痛,可以让他们清醒,洗脑,可以扭转认知。

    原本还叫嚣不止的倚天屠龙和陈鹏已经被打的说不出话来。

    苏摇铃下手不管你是不是我的队友,什么程度能把你打醒就打到什么程度。

    沈亦就更不用说了,从一开始就没把他们当成队友。

    如果他们还是陷入疯狂,那么必要的时候可以击杀。

    于是,陈鹏牙齿掉了三颗,倚天屠龙手骨折了,剧烈的疼痛终于让他们不再胡言乱语,而是痛苦嚎叫起来。

    苏摇铃停了下来,一旁的孙飞飞看不见情况,但听到两人的惨叫声,想着队友下手肯定不会太狠,这两个大男人也太不能忍了,就这么点伤竟然喊成这样。

    沈亦说:“他们疯了。”

    苏摇铃不知道看见了什么,说,“他们的样子有些古怪。”

    古怪?

    沈亦问:“你看见了什么。”

    “狐狸。”

    苏摇铃补了一句,“狐狸一样的五官,但,还是更像人。”

    她知道,倚天屠龙和陈鹏都不是圆眼睛,瞳孔的颜色也没那么深,脸型也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777:……都被打成这样了,还能看出脸型呢?

    777怀疑,有一天自己的拿手能力将不会是认知伪装,而是吐槽。

    按照现在的线索来看,如果看到新娘的脸就会被污染,认为自己是新娘,但这么多的村民同时发疯,绝不可能是那东西挨个去污染的。

    或许和当时它被“咬散”了有关。

    团子气鼓鼓地吞噬了它的大部□□体,似乎获得了很大的能量,并没有继续陷入沉睡,但也没什么动静,似乎还在努力“消化”。

    那么,孙飞飞听到的那些胡言乱语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苏摇铃问:“你们都看到了新娘?”

    倚天屠龙摇着头,双目无神,“看见了,看见了,看见了……”

    陈鹏也的眼神也时而清醒,时而混乱,“是我,是我,是我的脸。”

    “记住了,那不是你们的脸,你们也不是新娘,”

    苏摇铃估计他们跟过去也控制不住,说不定还会发狂,村子里少不了一些原始的工具,绳索,她便又就近(抢劫了另一家)去找了些绳索,把两人绑起来,然后打晕。

    除此之外,她还洗劫了人家的厨房,孙飞飞看不见,也不知道她拿了什么东西。

    这家院子里还有板车,苏摇铃把倚天屠龙扔上去,绑在车板上,避免他们醒过来后从上面滚落,又让孙飞飞蒙着眼睛推车。

    陈鹏自然是关在屋子里,不让他出来就行。

    也只有孙飞飞肯推车了,让沈亦推车,沈亦的建议是——与其带上一个累赘,不如现在让他给车上的人一个痛快。

    苏摇铃:“那你还是歇着吧。”

    随后,他们又往村口的方向去追赶送亲的队伍,好在那队伍到了村口的水井空地旁,就停了下来,一群人继续敲锣打鼓,在月光下跳着诡异的舞蹈。

    月光在正中间,月光让他们激动起来,不少人脸上都带着疯狂的表情。

    只有苏摇铃能看见的队伍全貌,的确很诡异。

    空地的正中间停着一个老旧的花轿,大红的颜色暗沉恐怖,如同血布一般,
该站采集不完全,请到原文地址:(https://www.kingshowdress.com/book/34901/8618583.html)阅读,如您已在格格党(https://www.kingshowdress.com),请关闭浏览器广告拦截插件,即可显示全部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