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其他小说 > 富冈小姐和幸村先生 > 第60章 六十之型
    “诶……”见人突然掉下去, 幸村急忙探出身子往楼下看。

    富冈纯夏也没想到自己突然心跳加速,体温极速上升连带着自己的手心骤然出汗。医院外面墙壁铺的是白色光滑的瓷砖, 汗水增多, 手就开始跟着打滑,然后一个失神,她就往下掉了。

    不过富冈纯夏也是迅速反做出反应, 她右脚往墙上一垫,一个完美的后空翻后, 身子便灵活的轻落到楼下一处窗台外, 可哪知, 她刚蹲下身子,就瞧见这间屋里的病人此时居然未睡!听到窗外响动后, 下意识准备扭头看过来,这吓得她又赶紧双腿用力, 使劲儿往上一瞪, 重新抓住自己刚刚松掉的窗沿, 手臂发力,撑着身子准备往幸村屋里跃去。

    刚探出头的幸村:“……”

    准备往屋里跳的富冈纯夏:“……”

    没刹住车的女孩儿直接将屋内的男生扑倒在地,那辛辛苦苦整理好的一篮子雏菊也摔落到地上,四处散落。

    不过摔倒前刹那间,富冈纯夏直接抱住幸村,将双手放在他的后背处, 避免因为冲撞, 而伤害到这个还生着病的少年。

    “嘣”的一声,二人光荣跌倒在地。

    被人搂个满囤儿的幸村:“……”

    接连出现两次意外的富冈纯夏:“……”

    沉寂三秒后——

    富冈纯夏面无表情的松开了手, 直立起身子, 举起小爪子, 小声的对着身下的男生道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缓过气来的幸村欲开口说道:“你……”

    可当他抬头看清楚两人此刻的姿势后,愣住了——因为女孩儿的双腿好巧不巧,正骑在他的腰间……

    一下子,幸村的双耳骤然通红,连带着脸颊两侧也泛起了红晕,他直接无视掉自己身子的不适,张皇失措将双手放在腰间两侧,撑起自己的上半身,然后将头扭向其他地方,结结巴巴说道:“你……你快下去。”

    因为对方起身,自己屁股墩儿逐渐慢慢向下滑的富冈纯夏:“?”

    当卡在一个点儿时,她低头一望,发现在一个极度令人窒息的位置后,整个人都僵硬了。

    两辈子没和一个男的如此亲密接触过的她,哆哆嗦嗦扶住一旁的柜子,抖着小腿站了起来。

    此刻,窗外的皎月都好似看不下去般,害羞的又悄悄往云层后藏去。

    满屋静谧

    刚站起来的富冈纯夏意识到是自己先失的礼,想都没想,直接给对方来了极度标准的土下座。

    她低着头,垂着腰,红着脸,对还坐在地上的男生,真诚的道歉道:“抱歉!”

    幸村惊呼道:“诶……”

    富冈纯夏头都低到了地上:“对不起!”

    幸村单膝跪在她面前,想要扶起她:“你干嘛,起来。”

    羞得死活肯抬头的富冈纯夏:“对不起!”

    幸村见此,轻轻拍着她的后背柔声说道:“好了没事,你先起来再说。”

    “对不起!”

    幸村只能再次放柔声音:“……都说了没事,富冈,你先起来,听话,好吗?”

    这时,富冈纯夏垂着的头才缓缓抬了起来,两人对视一眼后,又下意识的都撇开了头,没敢看对方。

    “啊,花。”

    发现倒出来的雏菊后,还跪在地上的富冈纯夏又急忙探过身子,上前伸手扶正竹篮,满脸心疼的看着自己好不容易摘的花。

    “没事,捡起来就是。”幸村闻声望了过去,他弯下腰,开始轻柔的一小捧一小捧捡起花枝。

    富冈纯夏也跟着他开始捡花。

    “呵呵……”

    仅离自己几厘米的男生突然间又笑了起来,“果然,富冈,你每次都能给我带来惊喜。”

    富冈纯夏抖了抖发痒的耳朵,瓮声瓮气的说道:“你在说什么……”

    幸村将花放入篮子,对刚才的事情好似也没怎么恼怒般,笑呵呵望着这个“罪魁祸首”说道:“我说错了吗?”

    富冈纯夏偷偷暗自小小的撅起了嘴,不再吭声。

    “你刚刚吓死我了,突然就这么掉下去,幸好最后没事。”幸村按压住自己波涛汹涌的内心,认真看着旁边和自己一样,依然红着脸的女孩儿:“你下次直接开门进来就是,不要再翻墙了,虽然我知道你很厉害,但做出这么危险的动作,作为普通人的我还是会担心的。”

    富冈纯夏用余光扫一眼又缩一眼的看着右侧人的手臂,她耳朵间全都是两人的心跳声。

    “咚咚咚……” 一声接一声,彼此在交错。

    “富冈?”瞧着眼前人的出神,幸村下意识脑袋凑近了些,他问道:“富冈?”

    “!”手中的花因为男生的靠近,顿时吓落,富冈纯夏往后缩着脖子强装镇定的冷声回道:“嗯?”

    看她像小兔子般的一惊一乍,幸村眼睛微眯,不动声响的又慢慢靠近,然后突然在她的耳边低语:“你在躲?”

    果不其然,这个“小兔子”浑身一个激灵又哆嗦了一下。

    富冈纯夏感觉今晚都乱套了,失控的心脏,满耳的跳动声,还有对方这时不时的提问,她仓皇又小心翼翼的往旁边躲去,语气略带颤音回道:“你不要过来……”

    幸村强忍着笑意:“害羞了?”

    “你不要说话!”凶巴巴挥爪子。

    幸村听闻支着下巴,略带苦恼的看着她说道:“啊……是我说错了吗?”

    “……”富冈纯夏眼睛都羞红了,“你……你……”

    见又要把人逗过头了,幸村精准收手,他将手中最后一束雏菊插入篮中,抱起竹篮站了起来,然后伸出右手递到还坐在地上的女孩儿面前,柔声说道:“好了,不闹了,起来。”

    富冈纯夏侧身躲开手,扒拉着床沿自己站了起来,准备逃开这个地方:“再见。”

    结果幸村一把拉着她摆动的手臂,将其拖拽坐到床上,然后颇为无奈的说道:“你还真是兔子啊,说跑就跑。”

    被叫兔子的富冈纯夏愣了愣,迷茫片刻后又同意的回道:“我也喜欢兔子。”

    幸村:“……,我知道兔子很可爱,我是说……诶,算了。”

    “嗯。”富冈纯夏认真点头,然后默不作声的打算往门口小移。

    刚转身把花放在柜子上的幸村拨弄着花,漫不经心的说道:“逃跑这种事情不可能发生在富冈身上吧?不可能吧?毕竟是逃跑噢?逃跑。”

    刚伸出脚又缩回来的富冈纯夏专注的望着对面白墙。

    她没有!

    安置好花后,幸村扭过头,看见乖巧坐在那里的富冈纯夏后,无声一笑,将手撑在柜子上,问道:“那鱼和药膳都喜欢吗?”

    没忍住只尝了一小口的富冈纯夏:“……姥姥说好吃。”

    “富冈……没吃吗?如果没记错的话,你应该蛮喜欢吃萝卜鲑鱼的。”幸村轻声说道。

    “?”富冈纯夏疑惑的转了转自己的脑袋瓜。

    莫不是这家伙今天当面送她萝卜鲑鱼是示好?!就像义勇送不死川萩饼?但是……她和幸村之间的关系不是挺和谐的嘛?为什么突然送鲑大根?难道想更和谐?

    恍然大悟的富冈纯夏右手握拳,轻轻锤向自己的左手,随后认真回道:“我们很和谐。”

    “哈?”被她突然一句弄懵的幸村:“和谐?”

    “看清一切”的富冈纯夏再次认真点头。

    “……”,沉默片刻,努力把话题拉回正轨的幸村:“所以萝卜鲑鱼是好吃的吗?”

    “嗯嗯。”就没有萝卜鲑鱼不好吃。

    幸村以为她了,笑着说道:“那就好,我还以为你没吃。”

    结果富冈纯夏立马就回道:“没吃。”

    “……,?,你没吃?”幸村睁大了眼睛,“你不是说好吃吗?”

    富冈纯夏点头:“好吃。”

    幸村:“……所以你没吃怎么知道好不好吃?”

    富冈纯夏理直气壮回道:“萝卜鲑鱼,好吃!”

    几番对话后,幸村隐隐约约明白了一些道理:“你是觉得只要是萝卜鲑鱼都会好吃的对吗?”

    “?”富冈纯夏疑惑,难道还有不好吃的?不可能,不可能,反正萝卜鲑鱼赛高!

    看她表情,几乎可以肯定事情真相的幸村叹了叹气,追问道:“既然喜欢,为什么没吃呢?”

    富冈纯夏望天花板:“姥姥吃了。”

    “姥姥不可能吃你喜欢的。”

    “她是没吃,但姥姥吃了药膳。”

    “所以你,你为什么没吃呢?”

    富冈纯夏依旧望天:“会……会吃。”

    “?”瞧她回得慢腾腾,幸村脑海中浮起一个无法置信的念头,“你……不会是舍不得?”

该站采集不完全,请到原文地址:(https://www.kingshowdress.com/book/34737/8549860.html)阅读,如您已在格格党(https://www.kingshowdress.com),请关闭浏览器广告拦截插件,即可显示全部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