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其他小说 > 摄政王夫妇不可能这么恩爱 > 第42章 第 42 章
    乘风疑惑地看向谢纾手上的平安符:“这是?”

    谢纾盯着平安符。

    是他刚从西北回来那会儿, 他夫人嘱咐他,定要带在身上的——

    定情信物。

    这只红色平安符里藏着似硬铁一般的东西, 恰巧挡住了“水匪”的乱箭。

    远处朝阳初升, 金色的波光遮下染血的运河。

    谢纾靠坐在船沿的木栏边,疲惫的闭上双眼。

    得知危险已除,不等来通报的精卫细说,明仪自甲板下密闭的船室冲了出去。不顾被船钉勾破的裙摆, 出去寻谢纾。

    船上到处都是“水匪”的尸体和残肢, 未干的鲜血浸染着船板, 血腥味和水雾交杂在一起,散着令人作呕的味道。

    明仪忍住反胃之感,朝甲板上奔去。

    她一眼便看见了靠坐在船沿的谢纾。他满身都是血, 双目紧闭, 身旁还掉这一支残箭。

    明仪脑子一片空白,拖着沉重的步伐, 跑向倒在血泊中的谢纾,把头埋进他怀里。

    她隔着衣衫听见了谢纾胸膛沉缓的心跳声,眼睛一红, 泪水顺着白皙脸颊打湿谢纾的衣襟。

    他还活着, 可他流了那么多血, 会不会撑不下去?

    她朝不远处的乘风喊:“还不快去请随行的大夫!”

    “殿下,王爷他……”乘风想说什么, 却被明仪瞪了回去。

    谢纾疲惫地靠着木栏小憩, 昏沉间听见明仪的喊声, 意识慢慢回笼, 睁开一条狭长的眼缝。

    入目是明仪蹭着他胸膛哭着凶人的样子。

    他的第一反应。还有力气凶人, 便说明她很安好。

    心中紧绷的弦在听见她声音的那一刻, 松了下来。

    她似乎误会了,以为他受了重伤,直哭着让他不要死。

    谢纾的目光落在她晶莹的眼睫上,心口微滞,抬手想拭去她眼角的泪水。

    却在此时,听见明仪在他怀里,吸着鼻子凶巴巴对他道:“谢谨臣你给我醒过来,如果你敢不醒,别以为我会守着你的牌位,我不仅不守,还要立刻改嫁,找个比你体贴一百倍的男子,你听到没有?我看你还敢不敢死!”

    谢纾:“……”

    明仪趴在谢纾怀里控诉了一番,哭累了抬起头,正好对上了睁眼看着她的谢纾,瞧着脸色沉沉的样子。

    “你……醒了?”明仪一愣

    谢纾:“嗯。”

    明仪伸手去摸他身上沾了血的地方,急道:“那你的伤?”

    “我无事,这些血不是我的。”谢纾道。

    明仪擦掉眼泪,撇了撇嘴不满道:“你既没事,就该早些告诉我,害我……”哭了那么久。

    谢纾语调微沉:“妨碍了你改嫁?”

    明仪:“……”她说了那么多话,他就独独记得这一句?

    谢纾微愣,他一惯自诩冷静理智,只在听见她说要“和离”或是“改嫁”之言时,无端心烦意乱。从西北赶回京是,圆房是,眼下也是。

    明仪冷哼了一声,松开他转身便走。

    谢纾望着明仪离去的背影,眼眸微敛,让人瞧不分明他眼底的情绪。

    昨日一场恶战,万余“水匪”或死在船上,或跳江潜逃。乘风连同商船上的其余精卫一同清理船上的残骸。

    明仪带着云莺一道替受伤的女精卫们包扎和清理伤口。

    几个女精卫诚惶诚恐,明仪正要替其中一位上药,那位忙推脱着说:“殿下,我、我自己来,莫要脏了您的手。”

    明仪反问她:“你自己能动吗?”

    女精卫:“……”

    明仪低头继续替她清理伤口。

    女精卫未察觉到疼,她悄悄打量着为她上药的明仪,白皙如凝滞的脸庞,烛光下绒毛清晰可见,眉眼每一分每一寸都刻着“精致”二字。

    她的衣摆沾了血污和灰尘,不似以往光鲜,但比盛装之时更美得夺目。

    都说长公主娇气、挑剔,却从未听人提过她温柔、坚韧。

    谢纾在不远处清点伤亡人数,乘风走到他跟前问:“王爷,您忙了一整夜,不若先去用些东西填填肚子。”

    谢纾未应,只问:“殿下用了吗?”

    “早用过了。”乘风道。

    谢纾:“那她有没有……”

    乘风:“她没问起您。”

    乘风跟在谢纾身旁多年,说话也不避忌,直言道:“您又惹殿下生气了吧?”

    “殿下仙女似的人,这门婚事原就是您高攀。”

    “您这臭脾气改改吧!每回惹恼了殿下,还不都得您自己费劲哄回来。”

    “您那么在意殿下,又何必呢?”

    谢纾:“……”

    出行这些日子,殿下帮了他们精卫营许多,乘风看不惯主子仗着殿下喜欢作威作福的样子,忍不住唠叨了一大串。抬起眼瞥见谢纾难看的脸色,立刻闭了嘴。

    清理完河道上的浮尸和残损的船只,商船继续南下朝姑苏而去。

    晌午时,水上浓雾逐渐散开,拨云见日。

    前路有几条船朝谢纾他们的商船靠近。

    那几艘船的船帆上印了仙鹤纹样,是谢氏的船。

    来的是谢纾的小叔谢晗。是奉谢纾的祖母谢家老太君之令前来迎接谢纾一行人的。

    “老祖宗在园里备了宴为谨臣和殿下洗尘。”

    谢晗眉目温和,说话轻声细语温文尔雅,和寡情冷淡,说话冷言冷语的谢纾全然不同。

    明仪深深不解,为何一个祖宗生的,差别就那么大。

    谢晗第一眼瞧见这对夫妻,便觉传言非虚。这两人站在一起一个比一个别扭,谁也不理谁,一看关系就不怎么样。

    谢晗引着谢纾和明仪去了谢氏祖宅。

    姑苏风光秀美,烟柳画桥。

    谢氏祖宅建在依山傍水之地,整座园子典雅古朴,装饰简练,又不失大家底蕴。

    一进正堂便见谢家老太君坐在上首圈椅上。她已年过七旬,头发已花白发糙,却打理得一丝不苟。

    谢纾见着谢老太君,恭声唤了一句:“祖母。”

    虽按着亲疏长幼明仪也该朝老太君行礼,只君臣之礼不可废,谢老太君绕过谢纾,先一步走到明仪跟前见了礼:“殿下安好。”

    明仪忙将谢老太君扶了起来,只道都是自家人不必在意虚礼,可老太君却守着规矩不肯应。

    明仪算是瞧出来了,谢纾那严谨的做派是承自这位谢老太君。

    几人在前厅就坐,侍女端上来几盏香片茶给众人。

    谢老太君问了谢纾好些话,谢纾都一一答了,他答得很客气,看似什么都讲了,实则什么也没说。

    谢老太君也不细问,仿佛就是和谢纾走个过场一般。

    明仪百无聊赖地坐在一旁品着香片茶。

 &n
该站采集不完全,请到原文地址:(https://www.kingshowdress.com/book/30325/8549879.html)阅读,如您已在格格党(https://www.kingshowdress.com),请关闭浏览器广告拦截插件,即可显示全部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