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其他小说 > 江湖并非法外之地[综武侠] > 第59章 第 59 章
    司空摘星摆摆手, 让江鱼鱼一边戏精去。

    自己则是凑过去,低声与长舌鬼说了几句, “你应该知道, 鬼市的规矩,先撩者贱,我就是杀了你,别人也不会来管半分。”其他人不熟悉这个长舌鬼, 但司空摘星却知道, 这人作为常驻的地头鬼, 本事不大,但心眼却多,吓人害人只是他的小乐趣 , 如果不是看出江鱼鱼是个生人气息, 他也不敢上前挑衅。

    长舌鬼讨好道:“大哥、大爷、您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我要是知道这小女鬼是个熟人带来的, 我也不敢多说一句话啊!”

    司空摘星双手抱胸,冷淡道:“我也不为难你,只问你一句, 鬼市今晚有没有来人会解毒的。”

    江湖这么大, 总得多找几条解毒的路子。医毒皆是下九流, 而鬼市是京城最大的三教九流市场,正是这些医毒人士会来的地方, 只是时间紧迫, 不能将鬼市寻人当成救命稻草。

    长舌鬼眼珠子转了转, 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一拍大腿道:“您这是要解毒?嗨哟, 您可以去找梅二啊, 他现在就在京城,您要是不介意,我还能给带个……”

    司空摘星:“找过了。”

    长舌鬼路字卡在嘴边,默默的又咽了回去,“这这这……您连梅二都找过了,再找其他人怕是也没什么用处了……”

    司空摘星瞥他,长舌鬼连忙捂住嘴巴,表示自己刚刚什么都没说,他眼珠子又转了转,似乎想要编出什么来哄骗人,但司空摘星心眼子转的可比他眼珠子还快,普通的谎言,三言两句就他拆穿。

    僵持了半响,长舌鬼忽的一拍大腿,“有了!您今晚来的巧,今晚来了一个老头,他带着一颗会动会流血的桃子,据说那桃子流出的汁液,能救醒活死人,肉伤者白骨,解天下之毒。”

    一颗桃子?司空摘星思酌半响,又眼神清明的看向长舌鬼:“你还有什么没说?”否则,这玩意他肯定一早就说出来换取自由了。

    长舌鬼嘿嘿一笑:“……但那老头是新来的,要的东西也很离谱,至今没人去试验是真是假呢。”

    司空摘星眯了眯眼,似乎有些不满意,但长舌鬼哭丧着脸表示,自己实在也说不出什么了,不然也不至于把这个消息拿出来凑合。

    加上两人聊的时间久了,江鱼鱼在旁边有些不乐意了,晃荡着锁链似乎在催促司空摘星离开。

    司空摘星本就是随口问问,便让他先带路过去看看。

    长舌鬼一听,连忙从桌上蹿了起来,快速的蹿进人群里,仿佛在说跟上就带你们去。但司空摘星拽着链子就拉着江鱼鱼跟了上去。

    不一会,两人就来到了一座有些低矮的建筑面前,这些建筑在一条废弃的护城河边,都是陈旧的木制屋,似乎还能看到斑驳掉落的油漆。其中一个店面前面坐着一个老头,他面前摆着一个破旧的四角小方桌,但小方桌上却摆着一个格格不入,从清晰度就能看出极为昂贵的琉璃罐子,那罐子里便是长舌鬼所说的红色桃子。

    那桃子颜色极为艳丽,鲜艳血红,让人不由得回到起一种自己身上的器官,司空摘星微微蹙眉。

    虽然鬼市中能人异士颇多,这清晰可见其中的琉璃罐和这悬浮的红桃子依然引来了不少围观之人。也有人上前询问什么,但一看到老头桌上,便摇了摇头,主动离开了。

    司空摘星观察了一会,带着江鱼鱼缓缓走了过去,两人齐齐看向小方桌。

    小方桌上铺着一块白布,上面只有四个大字—— 以命换命。

    江鱼鱼低声卧槽一句 ,司空摘星嗤笑一声,心想怪不得那长舌鬼支支吾吾,原来这老头子要的是一命换一命。

    知道了套路,司空摘星看了一眼就懒得再看,直接就想转身走了。但他转身了,江鱼鱼却没有,她一屁股直接坐了下来,目光炯炯的看着老头。

    司空摘星:“……喂喂,你可别指望我给你以命换命啊。”

    他可没有那么高尚!

    江鱼鱼转头,对着司空摘星挤眉弄眼,一种熟悉古怪的感觉又回来了。

    司空摘星有些意外的看着她,“……你??”

    江鱼鱼拉着他坐在身边,把手机快速塞他手里,然后附耳过去:“这桃子要拿过来。”

    司空摘星被她吹得耳朵痒痒,下意识撇撇头,但还是忍不住询问:“你现在?”

    江鱼鱼想了想,委婉道:“应该是暂时的。”不然她也不会把手机给司空摘星。

    江鱼鱼中毒以后,脑子就处于一种理智尚在,本能先动的状态,但看到那颗桃子的一瞬间,脸上那种毒素带来的热度和酡红就消散了大半,本能褪去,脑袋理智回归。当时她下意识就摸了摸自己的脸,低声卧槽一句:“这是什么桃,蟠桃啊?”

    只是当时司空摘星注意力也在像心脏一样的桃子上,所以没有注意。

    等到两人走进了以后,江鱼鱼看到这桃子上有一个和当初那个手机红线一样的清晰备注,才明白为什么——

    【桃心(污染中)】修个仙,都是爱你的形状~被仙气侵染的仙人心脏,逐渐成为主人想要的样子,直视心脏者可清明灵台,心脏血液可活死人肉白骨,因为不可言说的缘由,正在被污染中

    备注:心都拿出来了,还有啥好说的

    虽然这两天脑袋都是本能行事的亢奋状态,但江鱼鱼记忆没有出偏差,她记得期间发生的所有事情,所以她清醒以后,首先干的一件事就是把藏在心口的手机塞给了司空摘星。

    这样就算她后面毒性未解,恢复了原状,司空摘星也可以操控手机把欧阳克调出来……哎,等会,只操控手机能把人弄出来吗?她好像没试过啊。

    不过现在也没空试,那这颗桃子就更不能放过了。

    江鱼鱼眼光凶狠看向闭眼的老头,打量这人面目,思考这是不是原著里哪个反派,或者这是就是吴明小老头?不然他怎么会有这颗心脏,不是说大兄弟被挫骨扬灰了么。

    司空摘星见她恢复正常模样,也猜测出这颗桃子果然不凡,居然只是看看都能有奇效,他眼眸眯了眯,看向了四周,打量着有没有人注意这边。

    这老头也是古怪,两人坐下好一会,还窃窃私语了几句,他也一动不动,仿佛聋了一样。

    江鱼鱼见状,想了想,就假意从怀里的摸了摸掏出了一颗鸡蛋(实际是游戏里捞出来的),啪叽一下放在了老头面前。

    “喏,一命换一命!”

    鸡蛋的命也是命,没毛病。

    老头缓缓睁开眼,瞥了一眼桌上的蛋,又看向了面前两人,他先是打量了一番司空摘星,似乎没有看出什么,又缓缓看向江鱼鱼,他似乎在江鱼鱼脸上看出了什么东西,眼眸缓缓睁开了一些,露出意味不明的光。

    老头眯了眯眼睛,“鸡蛋的命也是命,不错啊,你这招数像极了我曾经见过的一个人。”

    江鱼鱼一愣,余光瞥了眼桃心,露出一个假笑,“老爷子,你说的是谁啊?”

    “你面相和他一样,没有未来,没有过去,与这里每个人都不同。”老头缓缓道:“我说的是谁,你心里应该有数。”

    “没想到,他虽不在了,到底还是等来了。”

    江鱼鱼佯装茫然道:“不知道,你说谁,我不懂啊。”

    老头点点头,竟是露出一点笑容:“不错,这说话的方式和脾性,也像了。”他看向桌上的桃心,“观你面色,是中毒了吧,怪不得会来这里,这点可就不像他了,他只会让别人中毒,想毒他的人,从未成功过。”

    老头微不可闻的动了动手臂,旁边一直观察他的司空摘星便忽的出手,与老人一起双手按住了桃心的玻璃罐,他的手还要快一分,直接按在了玻璃罐上,老人的手在他手背之上。

    江鱼鱼见状,直接上双手按住了玻璃罐,对着老人不客气道:“这才说了几句,就要走了。”

    “我鸡蛋都拿出来了,你不得意思意思?”

    老人也不介意两人的动作,只是对着司空摘星笑道:“不错,不愧是偷王之王的司空摘星。”

    虽然有着易容伪装,但他也一眼看穿了司空摘星的身份。

    司空摘星有些意外,下一刻竟感觉自己手背一阵灼痛,下意识想要抽出手,却被老头抓住手腕,他蹙眉看老头,冷声道:“你做了什么?”

    老头笑了笑,“年轻人,不要什么东西都乱碰。”

    一把菜刀凭空出现,直接朝着老头手上一剁,老头这才不紧不慢的撒开,放开了司空摘星的手。

    江鱼鱼顺势将桃心往怀里一搂,瞪了老头一眼,扯着司空摘星的手看了一眼:“你没事吧?!”

    司空摘星看了一眼发红的手背没有看出异样,刚刚的灼烧感也没有了,他握了握拳:“没事,只是被灼了一下。”

    江鱼鱼放下心,转头瞪向老头,一手抱着桃心,一手举着菜刀开口问道:“去你的乱碰,要脸吗,是你的东西才叫乱碰,这玩意是你的吗?”

    这是她大兄弟的!

    老头看向江鱼鱼,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表情,淡淡道:“我亲手剖出来的,自然就是我的。”

    江鱼鱼闻言,表情忽的冷了下来,直接问道:“我现在把你的心脏剖出来,是不是也可以拿去喂狗呢?”

    老头侧眸,竟是笑道:“你若做得到,自然可以。”

    江鱼鱼拧眉,心口的怒气有些憋不住,大兄弟是她来到这个世界以后,唯一能感到亲切与熟悉的人。换而言之,这就是她的亲人!

    她眼光一凶,忽
该站采集不完全,请到原文地址:(https://www.kingshowdress.com/book/22122/8549878.html)阅读,如您已在格格党(https://www.kingshowdress.com),请关闭浏览器广告拦截插件,即可显示全部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