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其他小说 > 病弱小美人陷入无限修罗场 > 第53章 寡夫16
    53

    【我傻了, 所以我老婆其实早就已为熟夫?!】

    【日,但是我们没看到啊!!!有回放功能吗!】

    【什么意思, 就是我招在之前已经被奥斯汀透熟, 但是那部分剧情我们都没看到!?是我打赏得钱不够还是你这破系统飘了?(熟不熟没关系,主要是想看那部分剧情)】

    林招云之前一直有这种模糊的猜想,直到现在……完全确认。

    如果说,从梦里在雨夜遇见奥斯汀开始, 就是他已经进入副本之后的事, 那他完整地经历了奥斯汀被银子弹射穿的剧情。

    所以那些湿热的梦都是真实的。

    是他真实经历过。

    只不过他撞到脑袋, 失忆了。

    只是这里就产生了一个问题,既然是失忆之后让他找出杀死奥斯汀的凶手,那如果没失忆, 自己的任务就不应该是这个。

    886告诉他, 这件事也是他需要自己去探索的。

    因为这也是剧情任务的一部分。

    脸色苍白下来,那张雪白的小脸敛眉颤着眼睫, 连唇珠都紧抿在下唇上。

    没听奥斯汀继续讲了什么。

    但黑发中稍微钻出来一些的耳朵尖泛红,暴露了他又羞又纠结的情绪。

    河面上微风吹起,激起一片水纹, 他低着头看水纹看得发了呆。

    等到回神来, 抓起小桌台上奥斯汀的那杯酒, 没等奥斯汀说什么,就喝了一口。

    “嘶……好烈, ”只一口, 口腔完全烧起来似得, 酒液顺着喉咙往下, 一路烧了下去。

    他从脖颈开始红, 紧跟着整个脸都呛红了。

    刚刚被事情的真相震惊, 他不过就只是想学着别人的样子,借酒消愁,没想到那么难喝。

    奥斯汀看到他的样子,闷闷地低笑了一声,将他手里的酒杯拿走。

    “你喝不惯的。”

    在昏黄的塞纳河上,橙黄的夕阳铺洒在那张粉粉红红脸上,那张漂亮清纯的脸一下子变得很艳。

    奥斯汀听到了自己快得离谱的心跳声,神颠魂倒般,视线都被面前又纯又浓艳的脸庞摄取。

    林招云只觉得开始发晕了,就像是奥斯汀吸自己血那样,腿脚发软,眼前有些模糊。

    模糊到奥斯汀凑近贴了上来触到唇缝,将舌头递进来都没有反应过来。

    “张嘴。”

    林招云晕着脑袋就那样听话地张开了。

    河道两旁偶尔有路过的行人,瞥到甲板上相拥的二人,轻笑友善地议论。

    林招云四肢发酸发软,只能紧紧地揪住对方的脊背上的衣服布料,攀附着。

    直到有些喘不过气发出闷哼声,额角沁了点细汗。

    受不住地往后退,奥斯汀就会紧紧追上,后腰卡在栏杆上拉出一条优雅的背部曲线,前方几乎全然被对方覆住。

    他忍不住侧开了脸,只能任奥斯汀圈着他不断嗅闻轻啄着皮肤。

    就像是文艺爱情片开头那样,接下来的剧情观众心知肚明。

    船身经过了一座桥,刚刚还在甲板上的两人已经不见了。

    一双小牛皮靴散落在船舱外。

    直到林招云被886提醒,才猛然醒来,发现自己的处境十分不妙。

    他的鞋子掉落在船舱外,隔着有一米的距离,袜子也散落在床脚,奥斯汀解开了最上头的那两颗纽扣,正拿着什么朝他走来。

    “奥、奥斯汀……”林招云本来要说什么,见奥斯汀高大的身体冲他覆来,立刻急切道:“肚子,肚子好烫。”

    “什么?”奥斯汀愣了瞬。

    “可能是酒,好烧。”

    奥斯汀顿住了一秒,喉头快速的耸了下,在林招云惶然的神情中,接了一杯水递给林招云。

    “谢谢。”

    林招云吮着杯壁,有些温凉的清水慢慢地将他那股烧意浇下去一些,可依旧杯水车薪,那灼烧感已经延伸到了肚子。

    宽厚的掌心贴上林招云的肚皮:“好些了吗?”

    “嗯嗯……”他连忙点头缩了缩肚皮。

    窗外夕阳散了进来,打在林招云的侧脸上,被温水润湿的唇,红得微妙。

    喝完水,奥斯汀将杯子拿走,半跪上床沿,林招云吓得往后缩了缩。

    脑壳依旧犯晕,但意识清醒,他连忙继续说刚刚要说的话:“奥斯汀,我偶尔会梦到以前的事情。”

    奥斯汀的动作一顿,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嗯,梦到了什么。”

    “就是上次我说的那些事,不是我记起来的,是我梦到的。”

    林招云悄悄地抬眼去看奥斯汀的脸色。

    奥斯汀依旧没有太多的表情,但不知道为什么,林招云敏锐地察觉到有一些微妙。

    “或许多一点时间,我就能做梦,想起来更多。”他声音有些小心翼翼。

    “在我没记起来之前……”

    “奥斯汀,日记里那些事,我……”

    “我不要……”

    指头半蜷在在对方的肩头,曲着膝盖推拒,敛着眉眼睫扇动,因为喝了酒脸颊鼻尖和眼尾都是粉的。

    奥斯汀自下而上盯着林招云。

    奥斯汀喜欢浪漫。

    他之前每一次和林招云度过,都会安排得非常齐全,营造着某种暧昧的氛围。

    林招云微弱的低喘与闷哼与拉长荡漾的嗓音。

    总让奥斯汀脊柱发麻,有时候差点就不自控地咬了对方的脖子。

    所以更多时候,他喜欢林招云主动。

    天色渐暗,夕阳慢慢地落下,略微有些摇晃的船舱内,电烛亮起,半昏半暗,奥斯汀像是在某种情绪正在失控。

    林招云虽然迟钝,但感应情绪的能力很准,他有点怕,抿着嘴睫毛在抖紧缩着身体。

    安静了很久,林招云心跳快上了一百八,奥斯汀才在一片寂静中缓缓开口。

    “那吻,吻可以吧。”

    声音沙哑带着一些似乎快要失控的深喘气音。

    林招云被那气音吓得头皮麻了一瞬。

    不敢去看他,抖着眼皮指尖揪皱手里的布料,紧紧咬住下唇,很轻微地“嗯”了声。

    奥斯汀指腹压着他的唇珠,带着急促的气音。

    “张嘴,宝宝。”

    他哄着:“不要怕,只是亲你。”

    ……

    那日除了那段谈话之外,在游船上玩得还不错,美食、美酒。

    当然,还有亲吻。

    在太阳升起前与奥斯汀靠着坐在甲板上等着日出,从灰黑的天空,到缓缓升起的日出,在一片柔和又刺目的夕阳中,林招云又困得缩在对方怀里睡了过去。

    但自从那天后,回到了庄园,奥斯汀就开始有些变得……有些反常。

    不,应该说,这才是原本的摸样。

    大门封闭,没有奥斯汀的准许,谁都不准离开。

    林招云的一日三餐都由他负责,睡觉、洗漱,被他围着,圈着,堵着,密不透风喘不过气来。

    白天,奥斯汀会变着花样带他玩,在玫瑰花园里看书、小湖边野营和烛光晚餐。

    这些时刻,林招云都感到很愉悦。

    奥斯汀是极具绅士风度的人,会给林招云一个非常美好的体验。

    可一旦到了夜晚,事情就变样了。

    吃完饭,林招云在走廊里溜达消食完,围着壁炉,坐在沙发上盘着腿看书。

    奥斯汀忙完自己的回到寝室,挂起黑色的长外套就走向林招云。

    纤细柔软的身体软趴趴的,稍微哄一下吓一下就会咬着唇说好。

    林招云听到响动抬起脸来,正要开口说什么,奥斯汀已经掰住他的下巴就想亲他。

    林招云睁大眼愣了一瞬,下意识瞬间偏开头,推着对方的肩膀就要躲,对方就只贴到他的侧脸。

    被拒绝后,奥斯汀又急又燥,平日里那种优雅的绅士风度消失殆尽,急切地伸手贴着他的侧颈。

    推拒的手臂被桎梏在头顶上,顺过侧颈的掌心虔诚地捧住林招云的脸就贴上去。

    掌心又痒又麻。

    耳鬓厮磨中,传来奥斯汀带着一些急喘的话:“不要拒绝我。”

    林招云眼睫上带上泪渍,直到他喘不过气来,用了一些劲儿去挣扎,奥斯汀才放开。

    “奥斯汀你今天做什么了,是爱德华、修和伊莱么,他们离开了?”

    奥斯汀退开后,林招云连忙开一个话头,想要这一趴赶紧过去。

    “过两天就会离开。”

    奥斯汀目光盯着林招云,忽然冷冷地说:“你和他们变得很熟悉?”

    林招云连忙摇头,心里虚了一下。

    传来一声冷哼。

    “但是我听到的可不一样。”

    林招云别开眼,头顶桎梏的手被奥斯汀五指缠绕住,他细白的指头紧张地扒住对方的手指很拙劣地又想转移话题:“你身上有一些烟味……”

    奥斯汀一直尽量让自己不带上烟味和酒味。

    他不想让这些难闻的气味污染了自己妻子身上的香味。

    “我去洗。”

    奥斯汀去洗澡了。

    林招云在另外一间浴室先洗完回到床上。

    毛巾擦拭着自己的湿发,他坐在床头呆愣,漂亮眼眸茫然着,蓄起来半长的发丝微乱,像是一直呆兔子,乖顺得不像话。

    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些天一点进度都没有,虽然这个副本没有时间限定。

 &nb
该站采集不完全,请到原文地址:(https://www.kingshowdress.com/book/21059/8549880.html)阅读,如您已在格格党(https://www.kingshowdress.com),请关闭浏览器广告拦截插件,即可显示全部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