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其他小说 > 花滑之我不可能是那种炮灰花瓶! > 第68章 第 68 章
    凌燃的总分数高居成绩栏的第一行。

    同步画面瞬间被转播到世界各地的电视台与网络, 整个冰雪圈都为之轰动。

    一个来自华国的十六岁少年升至成年组的第一场a级赛事,就摘到了大奖赛总决赛的桂冠。

    这是真实存在的吗?

    凌燃两个字再一次映入所有花滑爱好者的眼帘。

    冰雪爱好者们迫不及待地想了解这位新生冠军的一切。

    越了解,带来的震撼感就越是难以形容。

    华国,十六, 第一场, 这三个关键词加起来, 简直就是buff叠满。

    华国人, 意味着没有高贵国籍的加成。

    十六岁, 还很年轻,是场上年纪最小的选手,p分可能还没有刷够。

    第一场,刚刚升组的第一场比赛,大赛经验不足。

    升组后不沉寂,能站到领奖台上,就已经足够光彩夺目。

    但凌燃岂止是站到领奖台上?

    他直接就空降到了领奖台正中央!

    不止压倒了卢卡斯、西里尔等人,甚至把所有人都看好的阿洛伊斯从冠军的宝座上挤了下去。

    多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 但看过全场比赛的观众里,没有一个人会提出质疑。

    大家都长了眼睛。

    即使有f国特殊冰面原因的加成, 但少年在冰上滑行跳跃时, 从容,自如, 流畅又轻盈的身姿已经深深镌刻进所有人的记忆里。

    毫无疑问, 这是一套高水准的节目。

    表演节目的少年优雅又强大, 踩着暗金色的冰刀用智慧与决心让洁白难驯的冰面都为之臣服。

    他的勇气与坚定更是征服了在场所有的观众。

    谁会不爱一个实力与美貌并存的高水平运动员呢?

    简直挪不开眼好不好!

    他努力的身影就像是钻石一样闪闪发光。

    最起码,现场观众们的反应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他们完整地看完了全程, 心里积攒的感动与震颤简直难以言说, 只能以潮水般掌声的形式发泄出来。

    高清摄像机的焦距收缩,急切地追逐和捕捉着新出炉冠军的风采。

    凌燃还在喘气,碎发黏连的额头上,汗珠不断滚落,跟水晶珠子一样。

    高强度的体力消耗带来的后遗症,让他连水都喝不下去。

    但不喝不行。

    他的考斯腾彻底湿透,整个人像是刚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身体的水分大量丢失,不及时补充水分的话,甚至难以维持体内电解质的平衡。

    少年强迫自己小口小口地吞咽微咸的温水,额角淡青的筋络都跳了几跳。

    太难受了。

    即使从不叫苦如凌燃,也不得不脸色发白地坐在原地。

    他脚上的冰刀还没有脱下来,暗金刀刃凹槽里,冰屑都化成了水,慢慢地渗进等分区的红毯里,渐渐在红毯上洇出一朵又一朵的小花。

    少年垂着眼,视线落在那一朵朵绽开的花上,想到即将到手的又一枚金牌,嘴角就用力翘了下。

    到底还是坚持下来了。

    凌燃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他努力调整着呼吸,继续一口口地艰难喝水。

    很多记者媒体蜂拥而来,堵在等分区旁边,迫不及待地想要采访这位年纪轻轻就已经登顶国际a级赛事冠军的花滑新人。

    薛林远心疼坏了,跟队里其他人一起拦着。

    连秦安山那个腿脚不便的,都一人一轮椅地守在入口,冷着脸,不让人打扰休息喘气的少年。

    观众们在陆陆续续地退场。

    扯着红色横幅的华国冰迷们却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他们大多红了眼眶,神情恍惚,如在梦中。

    凌燃赢了?

    他们赢了?

    他们华国又一次赢了?

    原本做好凌燃只要不受伤就心满意足准备华国冰迷们都有点缓不过来神。

    世界花样滑冰大奖赛总决赛的冠军是他们华国的吗?

    是啊!是他们华国的!

    也不知是谁第一个从梦中醒来,一个激灵从座位上蹦了下来。

    “我们赢了!”

    “凌燃他赢了!”

    难以言说的喜悦和兴奋让他们连眼泪都顾不得擦掉就相互拥抱到一起,抱着跳着,哭着笑着。

    在此之前不认识,没见过的黑发黑眼的华国人抱在一起,喜极而泣,一起为他们的祖国,为他们的同胞取得的胜利而高兴。

    华国的男单太弱势了。

    追了这么多年比赛,他们连做梦都不敢梦这么大的。

    现在却成了真?

    怎么能不高兴,怎么能不兴奋!

    他们高兴得恨不得要在原地炸成烟花。

    不少人直接掏出手机,在论坛里兴奋发帖,亦或者是在同好群里激动发言。

    “你们看比赛了吗……”

    “这次的冠军是凌燃!”

    “是,我们赢了!我亲眼看着我们华国的选手拿到了第一!”

    袁思思直接就拨通了跨国电话,“馨月!凌燃赢了!”

    她打着打着,就哽咽地说不出话,“太难了,这一次赢得太难了……”

    那么苦那么难,凌燃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她光是看着就觉得触目惊心。

    季馨月在电话那头听着,顺手关掉了平板上的转播界面,听着袁思思前言不搭后语,心里想得却是——凌燃的哪次比赛赢得不艰难?

    小姑娘吸了吸鼻子,安慰道,“可他还是赢了。”

    袁思思一下就振奋起来了,“是的,金牌是凌燃的!”

    在场的华国冰迷们在网路上奔走相告。

    其实哪里用他们发言呢,只需要点开冰雪论坛,满眼都是凌燃的字眼。

    手快的人已经截出了一帧帧gif动图,媒体们也都开始在做专业的技术分析。

    媒体人的电脑屏幕上——

    “在刚刚结束的花滑大奖赛总决赛上,来自华国的十六岁选手,凌燃突破一众老将的重重围堵,一举摘得冠军。

    凌燃,这是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名字,他在前一年摘得青年组重量级大赛的全部金牌,堪称横扫整个青年组。

    升到成年组后,这颗锐不可当的新星也在继续发光发热。本赛季,他为我们带来的短节目繁星与自由滑归来都证实了他具有成为成年组冠军的实力……”

    国外尚且如此,国内已经彻底炸开了锅。

    凌燃冠军的词条在第一时间就冲上了热搜第一。

    不少人还都记得这个长相俊秀,成绩优异的花滑运动员,看见词条就好奇地点了进去。

    这个小哥哥是又为我们带来了什么惊喜吗?

    不点不知道,一点吓一跳。

    什么?他又拿到了世界级的冠军!

    还是华国站,e国站,总决赛,三个冠军!

    三黄蛋吗?

    这还是人吗?

    真厉害!

    大多数路人被震惊一瞬,原本也就看看就过,但广场里自动播放的视频吸引他们点了进去。

    繁星的视频不少人之前都看过,但总决赛自由滑的高清视频他们还是第一次见。

    “凌燃滑得这么吃力,也能拿到冠军?”

    不清楚来龙去脉的路人发出质疑,但很快就有冰迷热心科普。

    “那是因为f国的冰面太垃圾了。之前的选手全部都摔了。凌燃是临场调整了整个节目才没有摔倒,劳力又劳心,精神还一直紧绷着,他能坚持着滑完就已经是个奇迹。那个二连跳摔倒的时候,我心跳都停了半拍,就怕他再也起不来了。”

    被这条评论吸引,不少人真的去看了其他选手的视频,然后回来时的语气就变了。

    反应到弹幕上,就是凌燃摔倒的时候,飞快飘过一连串的心疼。

    有人认认真真地在,我以为他再也坚持不住的时候,他直接拉出了一个残酷美丽到极点的贝尔曼。我的脸有点疼,心里却很感动。

    凌燃骨子里好像带着点偏执的疯劲,那种不达目的决不罢休,不顾一切的热爱和精神,看得我揪心又震撼。”

    还有人嘤嘤嘤:“我不看花滑,但看见视频里凌燃摔倒后挣扎着爬起来,努力完成节目的时候,我的心都在滴血。他才十六岁啊!好心疼,真的好坚强,这个冠军他值得!”

    “累到站不起来还要继续滑,全程哭着看完,就冲这份精神,冠军舍他其谁!”

    没有人不会被这种孤注一掷的拼搏精神所打动。

    继凌燃冠军之后,很快,凌燃值得的词条又再次冲上热搜。

    不少人顺着网线爬到乐泽明的预告片底下。

    “快点快点!乐老师,我要看正片!”

    乐泽明观看着助手传回来的视频片段,时不时看一眼后台飙升的数据,脸上就带着点笑。

    骆金川在旁边刷手机,“老乐,你这纪录片的名字起得可真好,凌燃又拿了冠军,可不就是冰上王者吗。我看这个纪录片到时候剪出来根本就不用宣传的,肯定能成爆款。”

    他指着屏幕上定格在少年摔倒后苍白着脸,眼神却亮得吓人的一幕。

    “光是咱们去拍纪录片那天凌燃就摔了不少回吧?我当时就觉得,就冲凌燃那份永不言弃的冲劲,他早晚一定能成为这个项目的第一,就是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拿到冠军了。”

    乐泽明沉默地点下了另一段刚刚传回来视频的播放键。

    屏幕里,凌燃勉强缓过来神,脸色还是微微发白的。

    摄影师的旁白声很温和,“最后为什么还要做那个贝尔曼旋转呢,你的体力显然已经支撑不住了,即使不做也不会影响很多分数吧。”

    少年乌黑的眼直视镜头,明明已经很累,还在神情认真地回答,没有丝毫不耐烦。

    “贝尔曼对身体柔韧性的要求很高,我现在还能做,以后可能会越来越少,所以不想留下遗憾。更何况,最后一组旋转需要一个突出的记忆点,贝尔曼很美很独特,我觉得这里应该有一个贝尔曼。”

    觉得应该有,就是再难也会去做。

    凌燃在花滑上显然对自己有更高的追求。

    他也愿意为之付出任何代价。

    乐泽明暂停了视频,转过身,“他所拥有的,绝不止是几块金牌而已,冰上王者的称号,他担得起。”

    即使现在担不起,早晚也会担得起。

    网上的人说凌燃的节目像是飞蛾扑火,破茧成蝶,乐泽明其实觉得,他更像是刺穿心口也要高声歌唱的荆棘鸟。

    努力,拼搏,绝不放弃,心中的热爱都化作满腔执着的信念。

    这股信念也一定会支撑着他越过荆棘,扬起带血的羽翼,翱翔于天际,直到成为真正的冰上王者的那一天。

    一连上了两个热搜,明清元在食堂里刷着手机,一边看一边乐,“排面!”

    薄航腮帮子鼓鼓地笑了起来,“怎么能不排面呢,陆教都激动地拍桌子了,他们一群教练约好今天晚上一起出去撸串。”

    薄航心有余悸地瞅瞅外面还在飘雪的天,“这么冷的天,他们就不怕喝醉了回不来。”

    天的确是冷,但陆觉荣都快乐疯了!

    多少年了,这是多少年来华国男单又一次在国际a级赛事里拿到的金牌。

    怎么能不高兴,怎么会不高兴!

    他带着一群人裹着严严实实地冒着风雪往外面走。

    天很冷,但他们的心都是热的,脸上也是热的。

    “我就知道凌燃会赢!那小子,在我的陆地训练室里就是头一份的刻苦,别人都歇着了,他还在练呢!就冲这股劲头,他不赢谁赢!”

    平时负责带凌燃他们陆地训练的赵方刚赵教练一路走一路高声,留下一路的欢声笑语。

    国内都因为这枚难得的金牌乐开了花。

    f国那边,到了颁奖仪式的时候。

    凌燃也已经渐渐缓了过来。

    虽然尾椎骨往下因为强行凹出贝尔曼姿势而隐隐作痛,但他的精气神在修养之后差不多都回来了。

    少年俊秀的脸庞熠熠生辉,眉眼含笑,看着就让人心里喜欢。

    年轻就是好,薛林远也止不住地笑,还不忘交待自家徒弟,“一会可别跟以前似的往上跳,我瞧着f国那个领奖台就是不太稳当。”

    少年闻言就轻轻点了下头。

    其实就算是薛林远不说,凌燃也不会沿用从前点冰跳上台的法子。

    想要仪式感也要考虑考虑实际,明显还是自己的安全更重要。

    领奖台很劣质,是肉眼可见的劣质。

    凌燃甚至怀疑,主办方是不是从哪找了几个深色塑料板搭了下,就冒充起领奖台来。

    他看着阿洛伊斯和安德烈摇摇晃晃地站到两边,整个人都难得的犹豫了下。

    真的不会塌吗?

    凌燃在主持人的宣读声里,小心翼翼地站上了台。

    站上去的一瞬间,整个台子就是猛地一晃。

    凌燃重心一个不稳,倒栽葱一样往后仰去!

    危急关头——

    阿洛伊斯和安德烈同时伸手来拉。

    三个人一起摇摇晃晃好几下,才勉强站稳。

    凌燃窘了下,脸色微红地冲两人道谢。

    阿洛伊斯连动都不敢动,向来温和的脸庞颜色如死灰,在f国站比赛过的他显然很有经验。

    “别说话,小心一会台子塌了。”

    安德烈的脸绷得紧紧的,腿也绷得紧紧的,连呼吸都不敢大喘气。

    体重最轻的凌燃:……

    是了,他们俩个子都比自己高一头,体重也是,肯定比自己还要怕台子塌了。

    冠亚季军都绷着脸,连大气都不敢出。

    尴尬的气氛弥漫着整座领奖台。

    透过转播镜头看见这一幕的观众又好气又好笑。

    “f国是穷死了吗?连个好的领奖台都没有,看把孩子都吓成什么样了!”

    “哈哈哈哈,对不起,虽然但是,我是真的忍不住了,你们仔细看凌燃,他的手指都蜷了起来。”

    “凌燃:弱小可怜但站得最高。”

    “凌燃:站得最高所以台子塌了摔得最狠(委屈巴巴jpg)”

    “只有我注意到凌燃快要摔的时候阿洛伊斯和安德烈都伸手来拉吗,他们私底下关系这么好吗?还是我们燃燃真的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花滑又不是对抗性的比赛,大家的关系一般都不错吧,而且凌燃对他们来说是实打实的小辈。虽然被小辈赶上碾压有点丢面子,但也才一场比赛而已,也有f国冰面拉垮的缘故,应该不会那么小心眼地针对凌燃啦。”

    网友们嘻嘻哈哈地调侃。

    但凌燃已经觉得自己笑得都有点脸僵了。

    怎么回事,颁奖的嘉宾怎么还没有来?

    事实上,准备上场颁奖的滑联嘉宾肉眼可见的脸都黑了。

    他们也没想到f国站的主办方这么敷衍。

    但嫌弃归嫌弃,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他们跟着主持人的播报声走到领奖台前,依次为三位获胜者挂上奖牌,递上鲜花。

    凌燃整个人都木了一下。

    他随着镜头举起触手轻薄的奖牌,甚至有一种我是谁我在那的迷茫感。

    余光看见阿洛伊斯和安德烈也是一样,才定下了心。

    就……也算是一种奇妙的经历吧。

    少年无奈笑笑,眉眼舒朗。

    尽管绕场滑行的时候,轻薄的金牌甚至会跟着风扬起来。

    对,f国准备的奖牌,是纸制的。

    观看颁奖仪式的观众们都要笑疯了。

    也有人特别地心疼。

    “连块亚克力的都舍不得吗?凌燃那么拼命的一场,就拿个这样风一吹就飘起来的纸奖牌?”

    “奖牌更多的是象征意义吧,不管什么材质,这块金牌都是凌燃的!”

    “那这捧花呢?一人就两三朵,加一块有十块钱没有?”

    “我怀疑主办方是搁门口花坛里临时薅的,根本就不是买的!”

    这个回答一瞬间就得到了好几十条点赞。

    显然大家都觉得,这个捧花实在是有点廉价。

    但就像之前有人说的那样,金牌和捧花,更重要的是象征意义。

    就算是纸质的奖牌,冠军的归属也已经载入滑联官方的记录。

    颁奖仪式结束后,凌燃也就把那张轻薄的奖牌收了起来。

    成年组a级正式赛事的第一块金牌,虽然材质有点特殊,但还是值得好好对待的。

    凌燃冲过澡,难得放松地躺在床上,没有训练,也没有学习,而是打开了久违的手机。

    开机的一瞬间,无数消息叮叮咚咚地涌了进来。

    实在是有点多。

    凌燃看了好一会,才一一回复完。

    基本上都是祝贺他得冠的消息。

    就连很少上网的霍老爷子也发来了短信,问他有没有摔疼,医生怎么说。

    像明清元那种冲浪达人就更不用说了,对话框里的消息直接就99+,凌燃翻了好半天表情包,才看见他最开始的祝福语句。

    当然也有话少的,霍闻泽的对话框里,就一张孤零零的图片,还有一句鼓励性的话。

    那是一张凌燃咬着牙掰腿做贝尔曼姿势的照片。

    背景显然还做了虚化处理。

    泛着水光的洁白冰面上,黑衣黑裤的身影单足直立,一条长腿直直往上掰去。

    少年奋力仰起头,手指牢牢抓住暗金刀刃与冰鞋相连的镂空衔接部位,上半身献祭似的反弯如月。

    很有艺术感的一瞬间。

    但凌燃的关注点却不受控制地跑偏。

    从视角和距离来看,拍摄的人显然是在观众席前排。

    闻泽哥又来看他的比赛了吗?

    都用上了又字,凌燃本人甚至都不怎么吃惊。

    时间久了,他现在也习惯了每场比赛都有霍闻泽在。

    这就像是一种默默的陪伴。

    无言且默契。

    凌燃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就点开聊天框发了个笑脸过去。

    霍闻泽应该是在忙,也没有回。

    凌燃也不在意,他数了数这三场比赛的奖金,算是笔不小的收入。

    可少年却没有留恋,将奖金分成几份,除去给团队里每个人都发个大红包,剩下的统统汇入俱乐部的户头。

    完成这件事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左右没事,他从包里掏出习题册和草稿纸,就着酒店床头的桌案继续埋头题海。

    薛林远洗漱完从卫生间里出来,打开手机就乐了起来,“嚯,好大一个红包,也不是年节底下,发这么大的红包!”

    凌燃喝了口水,“大奖赛的奖金,我留了一部分,剩下的想给大家分分,也算是个好意头。”

    最重要的,也算是对团队里每个人的一份尊重。

    凌燃其实知道自己有点卷王。

    平时训练也就算了,周末还日常加训。

    他加训不要紧,队里的其他人也都会被占用到休息时间。

    不说别的,队医是个三十出头的青年,家里的孩子才两岁,正是离不得人的时候,可还要在晚上抽空过来给他做做理疗。

    很辛苦,他们却没有半点怨言,都是打心眼里盼着他能拿出好成绩为国争光。

    这些凌燃都看在眼里。

    红包不多,就是一点心意,而是用的是比赛得来的奖金,每个人都有,半点错都挑不出来。

    他甚至连明清元他们都没有落下。

    薛林远本来想原路退回,转念一想,还是点了收下。

    孩子的这份心意是好的,而且这个度把握得也很好,一点都没踩制度的雷。

    大不了回头都用回到凌燃身上。

    薛林远正想着呢,外面就传来了敲门声。

    咚咚咚——

    只三声,礼貌且克制,显然是陌生人。

    “谁呀?”

    薛林远往外走去开门。

    门外站着的是几个西装革履的陌生人。

    “请问是凌燃和薛教练的房间吗?”

    来人提着公文包,很有礼貌的样子。

    薛林远一头雾水,警惕起来,也没让他们进屋,“你们是?”

    对方矜持地点点头,“我们是冰雪器械的生产商厂家,想要跟你们谈一下关于代言方面的合作。”

    薛林远更懵了,“我们华国的运动员都是隶属于体育总局,你找我们也没用,应该去联系总局亦或者是冰协。”

    薛林远是实话实说,但凌燃已经看出来人的脸色有点僵硬了。

    实在是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凌燃脑中有什么一闪而过,忽然就站起了身。

    “你们是ir旗下的员工?”

    少年已经想起来了,这些人就是之前联系安德烈的人。

    来人客气又不失高傲地点点头,“我司有意想与你们商讨合作,过去的误会也都可以再重新谈谈。要知道,ir可是……”

    还没等对方说完,薛林远的脸就黑了。

    “你们还有脸找上门?”

    ir做的那些脏污事,甚至害得他的宝贝徒弟拿到了目前的唯一一枚银牌,更是害得不少运动员都受过伤,他们怎么好意思再找上门来!

    薛林远气得当即就想关门。

    却被凌燃伸手拦住。

    少年慢慢地打量来人,脸色十分平静。

    ir的市场部主管脸色一松,睁眼说瞎话,“过去的事说不定存在某些误会,如果你们愿意,我们可以坐下来谈一谈,或许还存在着第三种可能。”

    自打舆论闹大,ir的风评一度跌入谷底,再加上霍家律师团紧咬不放,帮助很多原本因为麻烦不得不放弃捍卫自己权利的受害者跟ir对簿公堂,ir官司缠身,日子一度很不好过。

    ir的老板奥尔森甚至气得住进了医院,不得不把集团的运营交给了
该站采集不完全,请到原文地址:(https://www.kingshowdress.com/book/16093/8504801.html)阅读,如您已在格格党(https://www.kingshowdress.com),请关闭浏览器广告拦截插件,即可显示全部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