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其他小说 > 凶人恶煞 > 第73章 疯狂
    枪响之后, 没有血花。

    那把枪化成一股青烟,而无数色彩绚烂的影子从葛听听的太阳穴喷射而出, 跃向天空。

    五光十色的幻影里, 他们能勉强分辨出耳机包装、麻辣烫招牌、冯琦的身影、陌生男女的笑脸。它们在黑暗中炸开,仿佛异常盛大的礼花。

    但接下来它们没有凋落。

    灿烂的虚影在空中越飘越慢,下一刻,它们在半空坍缩凝结, 化为一张发黄的全家福。全家福上, 一对朴实的中年男女各自抱着一个女儿。一位老人坐在正中, 脸上的笑容聚成花朵。

    她最珍惜的,最美好的回忆。

    葛听听一个踉跄,向地面跌去。而那个相框仿佛失去了支撑, 径直落向地面——

    只是瞬息, 术法的符文猛地炸开,一圈圈暗光绕着她飞速旋转。她的双眼骤然失去神采, 即刻阖上。葛听听的手腕上,漆黑的发丝瞬间涌起。

    黑发爆炸式地增生,如同有了生命。千万根发丝虚虚张开, 紧紧裹起, 将葛听听细细密密地包裹在正中, 如同一个漆黑的蚕茧。

    那个相框也被发丝牢牢裹住,缠在她的身边。

    殷刃大大方方收起施术的手。

    沉眠术法下, 葛听听陷入深深的睡眠。她的大脑还没来得及反应, 意识就完全陷入黑暗。

    意识不稳会被环境影响, 前提是“她有意识”。

    如今无论是她, 还是她的记忆物品, 全部被凶煞的发丝隔绝在内。就算符行川本人亲至, 也无法击穿这样的防线。

    纺锤形的头发茧被殷刃控制,它平缓下降,羽毛般轻柔地落在地上。

    “识安运气不错,这个意志强度,她会成为一位强大的役尸人。”殷刃轻声说。

    黄今的眼里多了几分畏惧。

    殷刃的举动,已然超出了“特殊能力”和“奇异法术”的范畴,是实打实的邪物做派。众所周知,识安不会让真正的邪物当外勤员工。

    加上故意隐姓埋名的阎王,这对搭档到底……

    他还没思索完,便感受到一股分外强烈的视线。

    黄今下意识抬头,正对上钟成说意味深长的目光。黄今调整了会儿呼吸,他抬起手,在嘴边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

    行吧,自己这段记忆估计保不住了,黄灵匠有些忧伤地想。

    啪沙。

    主教学楼前的电子屏幕再次亮起。

    广播郭围坐在桌前,他看起来比上一回还接近死人。那双眼睛的瞳孔已经彻底浑浊,他的太阳穴处长出了一点可疑的凸起,周身的阴沉气息更重了。

    透过屏幕,他死死瞪着三人,像是在组织语言。

    “我来教你一点,小子。”殷刃拍拍发茧,先发制人。他脸上笑着,语气却像浸过冰水,“你在给出约定的时候,首先要看有没有漏洞——这是玄学界的基本常识之一。”

    “选择剔除名额,打出最美好的记忆,留在这里。”

    殷刃一字一顿地重复。

    “我们都做到了,有什么问题么?”

    屏幕中的广播郭围没有回话,表情有些扭曲。发茧内抖动几下,藏有合照的位置微微凸出。郭围像是想把它取走,却不得其法。

    他攥紧那支黑色圆珠笔,面色不善地看着殷刃,眼底隐约带着疯狂的色彩。

    “欢迎来到庆江市第十六中学,欢迎来到人生的最后一天。”

    几分钟过去,郭围再次开口,语气沙哑而阴狠。

    “教师、家属、校工,你们还剩三次机会,请努力离开学校。”

    他没有多说什么。话音落下,屏幕干脆地陷入黑暗。

    “现在我们怎么办?”黄今担忧地看了眼发茧。

    “破坏记忆的方向没错。我们继续毁坏次要记忆,看看环境反应。”钟成说活动了下肩颈,脸上没有分毫担忧。

    “就算我把行李全做成爆破灵器,也未必够用。”黄今眉目间有隐隐的担忧。

    “小事。”殷刃让发茧微微飘起,“我可以用普通术法弥补。接下来我试试吧,钟成说,下面毁什么?”

    “女寝室内可能会有学生幻影,暂时不动。”钟成说认真思索,“先毁坏‘进不去’的女厕所,以及细节不清晰的男厕所,看看效果。”

    殷刃:“……”哦,公厕啊。

    殷刃:“……那还是让黄今炸吧,他的灵器不是还没用完吗?”

    黄今大叹一口气,他突然有些疲惫:“我知道了。”

    他掂掂布包,灵器哗啦作响。

    凌晨两点,一阵火光炸开黑暗,校园角落的公共厕所灰飞烟灭。碎冰似的裂响后,又有几条苍白的蜘蛛腿嵌入屏障裂缝。

    厕所的废墟旁,钟成说敲敲耳边的单边耳机,似乎在等待什么。

    “沙……沙沙……喂……沙……”耳机的杂音有了些许起伏。

    钟成说冲两人快速比了个手势,示意他们戴回耳机。

    “喂喂……沙沙……”

    “特调九组,钟成说。”钟成说嗓音清晰,语速和缓,“呼叫识安,呼叫识安。”

    “沙……小钟?沙……保持……通话……”

    很快,杂音渐渐弱了下去,卢小河疲惫的声音传了过来。

    “……人工计算导航结束……沙沙……信号波段……确定……”

    “喂,你们还好吗?”卢小河的声音很沙哑。

    “都还活着。”钟成说实事求是地总结。

    “哈哈。”卢小河虚弱地笑笑,“我把通讯稳定下来了,不过信号有些弱。”

    “检测设备跟不上,你们自己多加小心,有异样一定要及时上报。”

    “嗯。”钟成说反而露出一副松了口气的表情。

    “接下来由符部长与你们交流……我睡会儿……醒了再……”卢小河话还没说完,就没了声息。

    “喂喂喂。”符行川的声音也带着疲惫,不过与卢小河相比,他的疲惫带着别的意味,“你们卢姐三十四个小时没休息了,体谅一下。”

    “情况不紧急的话,立刻向我全面报告。”

    ……

    一行人舍弃了凄惨的公共厕所,回到教职工宿舍。

    装有葛听听的发茧被殷刃小心地放在床上。窗外夜色如墨,室内的白炽灯不时闪烁两下。这间宿舍不大,天花板却很高,有种深井似的压抑感。

    钟成说拉了张椅子坐下,开始与识安方面通话。

    接下来半个小时,殷刃与黄今充分见证了阎王大人胡说八道的本事。

    钟成说不擅长与人亲切交流,掩盖痕迹的技巧倒是炉火纯青。殷刃身上的异象完全被他省略,葛听听的昏迷被概括为“缺失记忆后立刻被殷刃击晕,黄今以灵器保持她的昏迷状态”。

    小钟同志的语气格外严肃真诚,要不是殷刃是当事人,他都差点被这小子绕进去。

    好在符行川的关注点并不在细节。

    “处理得不错。”他的语气里没了平日的吊儿郎当,“你们见到了郭围?怪事。”

    “之前没有这种情况?”殷刃按住耳机,好奇地插嘴,“我不知道他算不算厉鬼,但我暂时想不出别的可能性……”

    至少在千年前,厉鬼这种东西就像雨后的蘑菇,谁也不清楚它们会从哪里冒出来,也不知道它们究竟有多少品种。

    鬼王大人并没有钟成说那种寻根究底的精神——当时殷刃连为什么有昼夜,为什么有日月都不知道。存在即合理,他从不会深究太多。

    反正遇到前来挑事的,揍一顿就好了。

    “厉鬼的成因至今不明,但郭围的确符合厉鬼的特征。”

    符行川的声音有点模糊,听着像在抽烟。他顿了好一会儿,才继续吐出下一句话。

    “厉鬼在生前,都清醒地经历了死亡的痛苦过程,并在死时怀有强烈的负面感情,这是其一。”

    符行川语气少有的庄重:“其二,他们的死亡广为人知。无论是通过传言还是新闻,厉鬼里没有死得悄无声息的。”

    郭围的状况实在是太过标准,郭来福杀人案被广泛报道后,识安庆江分部第一时间监测了案发现场附近。然而他们勘察了很久,并未发现郭围厉鬼化的痕迹。

    半年过去,少年的档案被尘封在数据深处。

    “我们从没发现这种现象。就现在的状况,很难将郭围定义为厉鬼……唉,我想想咋说,按照科学岗那一套说法,郭围的意识寄生了郭来福的脑子。”

    “意识寄生在了脑子里。”殷刃反复咀嚼着这句话。

    “大体情况我了解了,今天我们会送七组进去支援。你们注意睡眠,务必保证意识清醒。”

    符行川没等他们回答,先一步结束了通话。

    可惜事已至此,鬼王大人自然是无法早睡的。

    钟成说又套上了那顶睡帽,安安静静睡在殷刃身边。他的表情放松如昔,仿佛正躺在自家卧室里。黄今倒是在单人床上疯狂翻身,一看就睡得很不安稳。

    “寄生的意识。”殷刃在钟成说身边躺平,口中无声地喃喃。

    狭窄的教职工宿舍内,老钟表喀哒喀哒走动。殷刃躺在房间正中,意识却覆盖了近乎整个学校——趁识安的监测没跟上,他的发丝在校园内反复流淌。

    奈何郭围的意识包得严实,殷刃依旧没有什么发现。

    这里是郭围的意识,只要郭围愿意,他大可以直接放他们离开。可他却诱导他们强行逃离,哪怕知道他们会毁坏他的记忆,实在不像单纯取乐。

    那个瘦弱的孩子,究竟在想什么呢?

    ……

    卢小河也睡得非常不安稳。

    连续三十四个小时的高强度用脑后,她脑袋里仿佛灌了铁水。乱七八糟的理论与数据横冲直撞,操纵ai的紧张感挥之不去。梦境之中,她和长着手脚的显示器互殴了整整三百回合。

    睁开双眼时,时间刚到上午七点。她断断续续睡了五个多小时,身上全是冷汗。

    卢小河揉了揉剧痛的太阳穴,挑了件“早睡早起”的t恤。她用冷水勉强洗了把脸,去食堂灌了杯特浓咖啡。

    然而等她回到特调九组的办公室时,办公室里已经变了样子。

    她的操作台旁又多了个临时操作台,一个看着刚高中的男孩正坐在操作台前。

    “小河姐!”男孩叼着早餐饼干,冲她随意地一挥手,“我们七组进了馆,我索性来这边干活啦,咱俩正好一起。”

    “小赵。”卢小河按按额角。

    赵石言,特调七组后方指挥。这孩子对数据格外敏感,打得一手好游戏,还跳级读完了大学。识安看中他的反应力和决断力,将他高薪挖来培养。

    小赵,包琳琳,王宙。统称霉运铁三角,这三位能力有多强,运气就有多差。

    “等一下,”卢小河回过味来,声音有点颤抖,“符部长该不会让你们进去救援了吧?”

    七组确实进过挺多次档案馆,经验丰富。但他们九组现在足够倒霉了,真的不需要雪上加霜。

    这可是以一己之力改变档案馆规则的小组。上回七组进了人脑,那人竟然挣脱识安的重重束缚成功跳楼,场面不可谓不惊险。

    面对卢小河不加掩饰的惊恐视线,小赵皱起脸:“这是歧视!喏,给你接通通讯,你自己跟符部长说——他刚才可是一直听着。”

    果然,小赵耳机里传出了符行川的声音:“那什么,一些玄学问题上,以毒攻毒挺有效……不说这个,进馆要三人。我亲自带着七组两位进去了,不必担心。”

    卢小河:“……”

    谢谢,队伍里七组含量还是66,她对符部长的勇气致以最高的敬意。

    小赵使劲哼了声:“这次我们可顺利了,刚才王哥刚跟我说,他们锁定了九组的大体位置——五小时就找到了救援目标,这可是新纪录!”

    “挺好的。”卢小河双目无神地落座。

    她简单操作一番,把七组的通讯频道共享了过来。平缓悦耳的连接声刚结束,她的耳机里爆出一声凄厉大叫,听声音像是男性。

    卢小河头皮差点炸起来:“怎么回事?!”

    “没事,王宙被吓到了。”驭鬼师包琳琳的声音从耳机里传出来,“放心放心,有符部长跟着,能出啥事儿啊。”

    卢小河脸上渐渐浮现出一丝痛苦。在一个明显不对劲精神档案里,说这种话真的非常危险。

该站采集不完全,请到原文地址:(https://www.kingshowdress.com/book/12277/8549891.html)阅读,如您已在格格党(https://www.kingshowdress.com),请关闭浏览器广告拦截插件,即可显示全部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