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其他小说 > 继承妖怪古玩店后我爆红了 > 第123章 镇山河5
    “咳咳咳咳。”

    局长放下茶杯, 撑着桌子连连咳嗽。

    尤星越抽出纸巾递给局长:“局长你慢点。”

    局长艰难止住咳嗽,接过纸巾, 擦擦呛出来的眼泪, 摆摆手示意尤星越坐:“真有水猴子?”

    水猴子在流传的民间版本里,一直是妖魔的形象,水鬼和水怪都可以是不同版本的水猴子。

    颖江里有鱼精虾怪, 水鬼蛇妖是正常的,但是这么多年了, 水鬼捞得差不多了, 鱼精蛇妖里能修炼成人形的也基本都上岸了, 颖江已经许多年没有闹过妖怪。

    尤星越坐下来,解释道:“是一个已经修炼出肉身的器灵。”

    局长止住咳嗽, 同时也松了口气——是器灵就好,这不直接专业对口了吗?!

    器灵都已经化出了人形, 已经是妖怪的范畴, 直接交给古玩店就好。

    局长道:“老板这次来是想把器灵带回古玩店吧?既然是器灵,而且已经化成人形,只要器灵本人同意, 它愿意去哪里我们管理局都不干预的。”

    他们管理局也管不到长腿的器灵啊,古玩店自从开业, 有多少器灵都是奔着古玩店“不留客”的名声去的。

    也幸好有不留客在,免去了管理局不少麻烦——器灵们和一般的妖怪不同, 经常会陷入沉睡, 再醒过来的时候时移世易。总局供奉着一条玉龙, 便是这样醒醒睡睡, 有时候一代局长从入职到入土, 都见不到玉龙醒来。

    现代社会日新月异, 这些闷头睡大觉然后醒过来的器灵们一时半会儿适应不了,肯定会闯出祸。

    不留客就像个私人的大型儿童收容所,给器灵们找到合适的“监护人”,减少市内的灵异现象发生。

    更别提老板本人也出手解决过不少作恶的鬼怪。

    尤星越解释道:“这次的器灵比较特殊。”

    局长脸上带着笑,道:“老板说笑了,一千多年的刀灵你都压得住,什么器灵能让老板你都觉得特殊。”

    尤星越:“乾朝镇山河大鼎。”

    局长笑意僵硬:“什么鼎?”

    乾朝确实有一个极其有名的鼎,有史料记载称作“镇山河”,而这些资料本身不具有权威性,目前也没有实际证据证明镇山河鼎的存在。

    管理局建立百来年,收集各方资料,也没有哪个祖宗说江里真的有个鼎。

    尤星越放慢语速,一字一字道:“镇山河鼎。”

    他知道局长内心的震惊,贴心地放低声音。

    尤星越昨晚熬夜查了镇山河的具体资料——

    对于颖江市人来说,镇山河的大名确实如雷贯耳。而且不止颖江市人,前几年国内曾经热议过镇山河。

    尤星越记得那大概是五六年前,元辰市发掘了两千多年前的墓穴,墓中出土一块竹简,其中记录了镇山河鼎,一度掀起讨论的热浪。

    竹简上记载了镇山河的重量、铸造时间以及铸造人,将重量换算到现代的计量单位,镇山河足有一千五百斤。

    竹简上的信息引起广泛的讨论,无论是学者还网友都在期待镇山河的问世。但过了几年,这块竹简成了近年来最有力的“证据”,颖江市本地虽然一直流传着镇山河的传说,主流上都无法认定鼎的存在。

    渐渐的,镇山河完全成了传闻,就连官方都曾下场辟谣,说镇山河很有可能不存在。

    尤星越知道的事情,局长当然也知道。

    局长恍惚道:“你确定真的是鼎?”

    尤星越道:“有八/九成的把握。他身上有极其浓郁的紫气和功德,而且有魂魄修炼出了肉身,寻常器灵做不到这个地步。”

    别说是器灵,就是阴司中的鬼神,也只有修炼到鬼王这个层次才能修炼出实体,从阴差到拘魂总使,都是阴魂状态。

    而从景熠对灵力的生疏来看,显然不是会有意识修炼两千多年的。

    也就是说,景熠的修为全都是功德和气运堆积出来的,放眼瓷国上下数千年,真没几个器灵做得到。

    局长嘴角抖了两下,一下子找不到合适的表情,也组织不出有效的语言,恍恍惚惚间,满脑子只有一句话:“还真有啊?”

    如果真是镇山河,那他就能理解为什么老板一定要来和管理局沟通了。

    这也太……太劲爆了!

    简直想骂脏话!

    “器灵的姓名是景熠,前阵子从江水里醒过来,有次上岸的时候不小心被拍进了视频,所以才被传成水猴子。”

    尤星越道:“太具体的情况是器灵景熠的私事,他如今不在这里,我也不好说得十分详细。不过镇山河的器灵已经有两千多年,我想如果方便的话尽快安排打捞,要是能在过年之前捞上来就好了。”

    局长忍着激动:“确实是这样,这是大事。不过……需要和总局那边商量吗?”

    尤星越道:“程局?她不会管的,只要妖怪们不在人类世界起大的冲突就行。而且我觉得,可能景熠更能和人类见面吧。”

    ……

    镇山河巨鼎是管理局近年来接到最重要的事情,局长拿着外套和帽子,决定和尤星越一起到颖江附近去看看。

    尤星越劝了两句:“昨天和器灵约定晚上见,这会儿去了也看不到。”

    局长拿着帽子的手微微发抖,那是极力克制后的激动:“不,老板,我想去看一看。我今天不是要见到他,如果你能陪我一起过去,可以指给我看看你是在什么地方遇见他的吗?”

    尤星越沉默几秒,道:“好。”

    路上车不多,从管理局驱车到江边花了一个多小时。

    尤星越将车停在小吃街附近的公共停车场,带着局长走向江边:“这里,我第一次见到他。”

    局长站在寒风里,江边的冷风吹得厉害,江面上船只来往,他试图用肉眼找到鼎的痕迹。

    在来的路上,尤星越和局长简述了景熠被困的问题。

    只要撤掉阵法,可以试着用起重机吊起来。但是打破阵法不知道需要几天,打捞镇山河可能也需要几天,而颖江不是私人区域,到时候一定会引起围观,周围还有监控。

    至于偷偷捞上来,也不是不行。可问题是……为什么要偷偷捞上来呢?

    那不是一个冰冷的青铜鼎,那里面有一个等待了两千多年的灵魂,等待着重见天日的那一刻

    江水够冷了,不必要一出世再被委曲求全四个字冻得透心凉。

    尤星越没有提半夜打捞,局长也完全没有这个想法。

    局长轻轻叹了口气:“看不见啊,破阵和打捞的难度恐怕都很高。”

    所谓沧海桑田,两千多年的时间,颖江的主流虽然没有改道,但是肉眼看不到底部和当初已经不一样了。

    尤星越一笑,指向一个位置:“在那里!”

    他有一双能看清世间纠葛的眼睛,所以见过景熠后能从线的方向辨别出鼎的位置。

    局长立刻看过去,冬日江上风又冷又急,掀起江水成浪,看不见任何与阵法相关的东西。

    其实时过境迁,多么强悍的阵法也被时间削弱,透过江水更加看不清。

    他找了好一会儿,摇头笑笑:“看不见啊!没关系,等镇山河重见天日,我就能看见了。”

    其实来之前就知道看不见,但是当时听尤老板提到镇山河的时候,还是按捺不住激动的心,硬是来看。

    “老板,”局长收回视线,笑着说,“我今年57,过不了几年就退休了,有生之年能看见镇山河现世,那是值得写进遗书的荣幸了。”

    尤星越莞尔。
该站采集不完全,请到原文地址:(https://www.kingshowdress.com/book/12260/8584101.html)阅读,如您已在格格党(https://www.kingshowdress.com),请关闭浏览器广告拦截插件,即可显示全部章节内容!